头号餐饮产业媒体
投稿

三个餐饮人,在广州上演了一出“救亡戏”!

龚智南 · 2020-03-13 09:48:23 来源:美食导报V

苟且偷生,是一种活法。

苟延残喘,也是一种活法。

知其不可为而为之,也是一种活法!

做餐饮,拼命,不一定行。

但不拼命,一定不行!哪怕倒下,也要保持一种冲锋的姿势!

疫情,使“食在广州”彻底陷入“釜底抽薪”的困局。当绝大部分酒楼食肆熄火封灶之时,有一批餐饮人仍然在顽强的打拼,他们明知做多亏多,但就是不放弃、不认命。

高师傅、翅叔、琦哥这老中青三代餐饮人,他们分别来自香港、广州、汕头,

但有着一个共同之处——不怨天尤人,敢于同命运抗争!

高师傅

我还不能倒!

如果说年轻餐饮人“拼”是“理所当然”,而年逾八旬的高师傅“拼”则真是“为人民服务”。在2月中旬,一向深居简出的高师傅竟然做起了外卖生意。

“过年前,我已经准备在年后重新张罗‘高庄’,但是突然而来的疫情打乱了我的计划,‘高庄’也只剩下自己在守着。”

但是因为不少熟客想念高师傅的味道,在休息了一个多月后,高师傅在朋友圈接订单,亲自为朋友做豉油鸡、盐焗鸡、盐焗鹅掌、碌鹅、梅菜扣肉等外卖。为了找到合心意的材料,高师傅每天一大早都会亲自去市场挑选,甚至连续三天都找不到合心意的清远鸡,只好把订单推掉。

不过一旦有合适的材料,无论是只有2单生意还是50单生意,高师傅都会认真对待,亲自下厨,最高峰时,一天做了好几十只豉油鸡。“现在疫情这么严重,完全请不到人,只好自己动手,提前一天订好材料,第二天一大早就开始制作,订单多的时候,连续好几个小时都不能休息,但是老一辈常说厨师‘手停则口停’,我还不能停!

坚持每天做外卖大半个月,高师傅依然每天在朋友圈“晒出”新鲜出炉的豉油鸡、盐焗鸡、碌鹅等,“现在高庄只剩下我一个人,想要重新开业是很艰难,就算开了也很艰难,消费者没有消费信心,自己又‘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等到疫情稳定,再做打算。”

现在,高师傅最大的心愿就是每天都能把自家外卖送到各位顾客手中,无论世道如何变改,还是不能倒!

翅叔

给我一双翅膀!

2月13日,当疫情越来越严重之时,翅叔海味桑拿火锅店的翅叔“重操旧业”,又做回了当年的“推车仔”,自己送外卖。货拉拉、出租车、单车,只要能将产品卖出去,十八般武艺都用上。在亲力亲为送餐的那几天,他每天都在朋友圈宣传自家外卖。  

订单多的区,他叫个货拉拉送过去;比较远的区,直接打的过去;而附近的小区,就骑个共享单车送上门。虽然,每天只有6、7单生意,但是海珠区、天河区、荔湾区、越秀区在那几天都跑了个遍,每天下来也有3000多收入,但光是每一趟的车费,就要花30、40元。他说:当时只是想着把库存清完,就算是亏一点,自己辛苦一点,咬咬牙就过去了。

翅叔说,如今,堂食开放了,而且还“客满”,但生意只有之前的三成。原因很简单,因为目前要隔桌堂食,原先30张桌子现在只能摆放10张,所以就算满了座,生意其实还是亏。加之餐厅主营鲍、参、翅、肚,消费要恢复往常,不容易。

现在,除了堂食,他每天都能卖出5、6单左右的外卖,因为交通出行的问题,他有时还是直接打出租车送货。“一天外卖是3000元左右,两家店的堂食营业额在4000元左右”。

翅叔还每天坚持更新朋友圈发布新菜式,让消费者知道,即使是在艰难时期,我还可以做得更好。 

牛B

别让我停下来!  

牛B潮汕牛肉的老板阿琦,同样也是“拼命三郎”。他是一个“不服输”的人,自春节开始,他们和员工一同拿着服务号转型做“微商”,线上线下不间断的推外卖。

每天,阿琦每天都在微信朋友圈“刷屏”,最高峰时,一天竟然发了10条。从春节到现在,他在朋友圈已经发了超过200条微信。 在2月11日的一条中,阿琦说道:“首先道个歉,最近频繁的刷朋友圈,其实我只是尽力做好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而已。”

而阿琦也不仅仅是刷朋友圈而已,就算熬通宵,一天只睡4、5个钟,他也要坚持亲力亲为做牛肉丸;无论是是30元一单的外卖,还是700元一单的外卖,他都尽全力把每一单做好;在下雨的那几天,他甚至自己上阵,亲自送外卖。因此,还在朋友圈里自嘲:出发送货。各位亲,继续下单,今天让我全程跑,别让我停下来呀。

“我的责任就是把店维持下去,让员工能有饭吃、有事做、有口罩戴,平平安安。”

坚持了这么久,现在的阿琦还是头疼不已。他直言,餐厅的状况已经接近极限:“租金6万元,人工6万元,开放了堂食,一天才2000元的生意。”也就是说营业额只够交租金,倒贴食材成本、人工水电。“做餐饮都是现金流,再这样下去,不说50天,20天都要命。”

阿琦,他惟一的希望,就是通过微信朋友圈可以多卖出一份自家产品。反正,就是倒下,也要保持冲锋的姿势!

  • 收藏

写评论

0 条评论

    这里空空如也,期待你的发声

联系人:黄小姐

联系电话:13728049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