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号餐饮产业媒体
投稿

这份“阵亡”名单,是否预示广东餐饮业会来次大洗牌?

冯睿峻 · 2020-03-02 10:46:59 来源:美食导报V 2344

前天,

江门市烹饪协会会长梁少华,

曝光了一份名单——

《近期转让的部分餐厅名录》!

仅仅是江门一个区,

18家餐厅,

在这次疫情中集体“阵亡”!

其实,

惨烈的何止江门?

深圳、惠州、河源、

清远、湛江、肇庆等地,

也纷纷传来了“坏消息”。

广州,我们暂且不表。

有人说:

几十年来,

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惨烈的状况!

这一次,

广东餐饮业“倒闭潮”或许真的开始了!

江门,中大型餐企临近崩溃    

由江门市烹饪协会会长梁少华曝光的《近期转让的部分餐厅名录》来看,近期因疫情影响而无奈转(dao)让(bi)的餐厅,有12间是中大型酒楼,其中一家更是总面积超6千平方米的大型餐饮。

据梁会长介绍,这份“阵亡”名单只是江门一个区的统计数字,包括了部分有资质条件、有“转让”意向的餐饮企业。“如果算上一些小餐厅、农庄,还有早就经营不善、有意向关张的餐厅,这个‘阵亡’数据还可以增加3倍以上。”  

他还表示道,如今五邑地区的餐饮已经在洗牌。在疫情之前,当地的餐饮就以中小型为主,普遍规模不大,连锁餐企也不多。

先看江门,本土的大型餐企不超过10个,其余绝大部分都是200—500餐位的小餐企;

再看台山、开平,除了温泉度假区的餐企属于较大规模,超500餐位的餐厅也屈指可数;

至于鹤山、新会等,大餐企更是少之又少。

而从这次公开转让的餐企来看,中大型酒楼就有十多家,意味着当地的餐饮的状况已经接近了“崩溃”边缘。

梁会长说道:“大型企业更艰难,中小企业会好过点,租金和密集人员的使用将压死大型企业最后一根稻草。  

江门市一位经营鱼菜肴的小餐厅老板介绍,自疫情爆发后,餐厅的客流量萎缩了接近90% ,幸好是店小开销小,所以反而能勉强撑下去。但据她观察,目前市中心、商圈部分的餐企,几乎接近零经营的状态,根本没有来消费的客人,开门营业也是白费心机。她的同行告诉她,因为江门市地界内的路边铺租金普遍不高,所以中小餐企,再撑30—40天是没问题的;但商圈和周边郊外的中大型餐企,因为根本无人来消费,可能根本承受不了半个月的压力。  

对此,梁会长也透露,若3月上旬内还不能恢复正常经营,可能会有超过20家中大型餐厅“放弃治疗”。他说道,在未来10天内,如果恢复以往5成的营业额,很多餐企都能挺下来,若不能,将无法走下去了。

深圳,餐饮大排档倒闭数十家    

目前,深圳很多餐饮企业尚未复业,但记者通过深圳当地一位供应商杨先生了解到:目前深圳的餐企,小企业尚可苟延残喘,大企业已进入资金告急的阶段。

而此前,以深圳为定向发展的“九毛九”相关负责人也曾透露说,目前该企业也开始动用各方资源,以求安稳度过“疫情”。

杨先生说,深圳当地已有不少50—150餐位的餐厅、大排档倒闭关张,估计为50家左右。 而大型餐饮除了某些品牌门店宣告停业整改,暂无严重情况出现。不过他透露,当地许多餐饮老板已经在暗地里急得不成样子,只是表面毫无办法,纯粹是“暴风雨前的宁静”。有老板甚至指出,如果在未来15天没有办法开门经营、或者经营状况不能恢复至以往8成水平的话,就直接关店。

而事实上,他们也深知这种情况机会渺茫,在如此短时间内恢复以往水平,几乎是不可能的。  

河源,农庄可能成第一批牺牲者    

据河源市餐饮行业协会会长朱晓君介绍,目前河源的餐企总体状况极度不佳。据了解,河源市内的餐饮结构比较单一,本地餐企占绝大部分,外来菜很少;高档餐企不多,但大型农庄、农家菜等的数量较多,与普通路边店(100—500餐位)的数量比例约近1:2。

也就是说,在河源当地,农家菜和农庄占了其餐饮总数量的1/3。

一般来说,农庄的租金很低、甚至不用租金(自家产业),而且人工支出比较低,所以客人来不来、来多少,只是“赚不赚”“赚多少”的问题。但据朱会长介绍,河源当地的农庄受本次“疫情”的影响却非常大。其中原因是这次影响的时间比较长,仓存、人工等费用是真正在“零收入大消耗”,与过往的情况是不同的。  

“餐饮是现金流,没有收入何来支出,但这份支出是实打实的,根本不容你拖。”所以,河源当地虽然只有1—2个农庄直言“准备关店,求转让”,但朱会长说,真实状况比这糟糕得多,起码有2成农庄经营者已经产生了退意。

惠州,虽然能挺过但不能掉以轻心    

惠州市餐饮行业协会会长叶定华介绍,自昨天起,惠州已有两家示范餐企已经开始恢复堂食,只是当下消费者的信心和热情还没完全归来,预测还有很远很长的路要走。  

而就目前来说,惠州市区内大部分餐饮都挺过了这次危机。叶会长说,惠州餐饮行业的结构比较独特,以中小甚至小型餐企为主,外来菜、本地菜的比例很均衡,大规模的连锁餐企也不多,绝大部分都是“小本生意”,所以反倒在“疫情”期间受影响没有太过严重。

据他了解,当下受影响而关张的餐企数量不多,部分还是因为本身经营就不善而“将计就计”的。 “一是我们惠州本土的餐饮规模较小,二是租金各方面也比较低,虽然本地人消费力不高,但消费热情仍然保持一定水平,所以即使在最为严峻的阶段,只要做外卖等,也是能维持小本经营的。”

当地的餐企天光牛肉的老板李建标说,自前天开始,除了两家中型餐饮发出了转让意向外,很少听说有餐厅“扛不住”。   

潮汕,倒闭数量不多   

汕头餐饮行业协会秘书长肖伟忠介绍,目前该协会还没统计出有关潮汕地区“倒闭”餐企的数据,但就当前的情况来说,在这段时间内,比较知名的大型餐企关张,只有一家外来菜“陆小凤”。除此之外,小型餐企等可能有转手、关张的例子,但也不多,很多是此前就经营不善导致无法再抗压的小餐厅。

肖秘书长说,这次抗疫过程中,潮汕人独特的餐饮生意思维可能无意中帮了大忙:喜欢留老本、不慕大慕虚,稳扎稳打。  所以尽管艰难,但很多餐企还是挺了下来,有持续发展下去的能力。“当然,尽快能恢复到以往的经营,是我们最希望的,毕竟不能一直‘坐吃山空’。”

清远、梅州、湛江、肇庆   

关于清远、梅州地区餐企“倒闭”的状况,河源市餐饮行业协会会长朱晓君介绍,当地的状况和数据与河源地区比较相似,都是农庄型企业比较告急,部分倒闭,部分看天意。  

而湛江地区的情况,据湛江一餐企老板韩小姐介绍,当地由于比较依赖海鲜这个品类的饮食,而该品类的餐厅难以在“没堂食”“少堂食”的情况下生存,所以有1/4该品类餐企都已倒闭,预测在未来2个月内,还会有更多。  

而肇庆的餐企“倒闭”情况没想象中严重,只是绝大部分处于“停摆”阶段,很少有表示“抗不下去”的。  

记者手记

有餐饮业内人士认为,未来2个月内,餐饮业“倒闭潮”的到来是毫无疑问的。其中,直接受疫情影响致使倒闭的,可能不多,但受其后续压力,例如资金链断裂、市场消费力下降、利润缩减、甚至租金回调和上升等,都可能导致一些小餐厅关门、大型品牌部分门店倒闭的情况发生。

业内行家陈先生表示,这次危机,损失是无可幸免的。只不过是有的餐企是伤到皮肉,有的是伤到筋骨,有的是直接“要了命”。所谓“船头大调头难,船身轻好驾驭”,大餐企重创是必然,小餐企能把控的余地反而多。

但无论怎样,通过这次“疫情”的教训,做好根基,不贪虚慕大才是关键。

  • 收藏

写评论

0 条评论

    这里空空如也,期待你的发声

联系人:黄小姐

联系电话:13728049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