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号餐饮产业媒体
投稿

再苦再累,广州这些餐厅也要坚持自己送外卖!

龚智南 · 2020-02-20 10:34:50 来源:美食导报V 2194

这一段时间,“食在广州”的关键词

只有两个字

那就是“外卖”!

 “吃哪家的外卖?” 

这是上班族解决温饱的首要问题。

本周一,本报记者公私兼顾,在点餐的同时,顺便做了一次“外卖测评”。

结果我们发现,包括一道蔡、御前十七等6、7家的外卖都是由餐厅自己送过来。

不是有现成的外卖平台吗?

说好的外卖平台专送呢?


一道蔡外卖

按道理,面对疫情下巨大的市场消费需求,外卖平台是餐饮人的“救命稻草”,为什么这些餐厅宁肯放手?

原来,由于种种原因,外卖平台已经不是“救命稻草”,而是“扼喉缰绳”!无奈之下,这些餐厅只好“抛弃”外卖平台,再苦再累,也要自己送外卖!

菜都凉了,外卖还在店里

就目前的情况,对于外卖商家、各大生鲜电商来说,这本是快速扩张业务的好时机。在万事俱备后,商家们却发现,人手不足、运力短缺又成了新的瓶颈。

据国家邮政局的数据,全国一线快递员超过300万,另据美团的报告显示,2018年全年共有270多万名骑手在美团平台获得收入。总数近600万的快递员、配送员群体中有七成来自农村地区。为防控疫情扩散,各地政府都出台一些措施来管控人员流动。这导致返乡过年的快递员、配送员等暂时无法回到工作地。

与此同时,因为广州各区均“禁止堂食”,这令外卖平台的订单量猛增,但骑手运力不足又导致顾客下单后,无人配送的情况。市民沐先生向记者反映,日前他在某外卖平台上购买一份外卖,但是等待了一小时仍然没有骑手接单,无奈只有通过“加小费”的方式“诱惑”骑手接单。

而市民王小姐则反映,不少餐厅虽然做外卖,但只提供自取服务,不愿意出门的市民往往会选择“美团跑腿”“闪送”或“达达”等,但却会面临着“高昂”的配送费。

以“闪送”为例,在没有“溢价”的情况下,“4公里以内,5公斤以下”的收费是19元,一旦因为天气、交通高峰时段、特殊节假日等原因造成“溢价”的话,收费则会继续往上涨。

刚刚入驻“美团外卖”平台的某粤菜酒楼负责人陈总也同样表示无奈:“前几天天气不好,外卖订单突然增多,由于刚入驻平台,操作不太熟练,顾客下单后,菜式马上开始制作,但一直找不到骑手接单,最后,菜都凉了,外卖还在店里。”

越做越亏!餐厅:惹不起!躲得起!

如果说目前“骑手运力不足”是“阻挠”餐厅入驻外卖平台的表面原因,那么,“佣金太高”则是餐厅不做外卖,甚至选择自己送外卖的“罪魁祸首”。

据中国烹饪协会在其发布的《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对中国餐饮业影响报告》中指出:疫情防控期间,餐饮服务堂食量大幅减少,有的企业寄希望于外卖外送能增加收入,23%的受访餐饮企业在春节期间继续提供外卖外送业务,但效果并不明显。主要原因是,春节期间居民外卖订单量减少;疫情防控期间各小区对外来人、包括送外卖人员管控严格;还有一个因素,就是需要向外卖外送平台支付佣金,而91%的企业表示平台佣金费率并没有优惠,甚至还有2%企业表示佣金费率有所提高。

据了解,目前,“美团外卖”的抽佣规则是,对大型连锁餐饮执行18%抽佣;对小型餐饮执行23%左右。“饿了么”的抽佣规则是对大型餐饮连锁执行15%抽佣;对小型餐饮18%—20%抽佣;新签用户16%—17%抽佣。

也就是说,一张100元的消费单,外卖平台就要收取15—21元的费用,餐厅只能获得80元左右的现金。要知道,做餐饮生意,毛利率一般就10%—30%左右,纯利率也不过10%,也就是一张100元的消费单往往只能赚到10元左右。然而外卖平台一次就收取了超过其纯利的佣金费,所以在某种角度来说,通过外卖平台做外卖不但不赚钱,甚至是越做越亏。

再苦再累,这些餐厅也要自己送外卖!

不过据美团平台17日披露,在其“七项商户帮扶措施”基础上,针对到店餐饮商户及本地生活服务商户佣金减免措施由武汉地区升级到全国范围。自2020年2月1日起,美团到店对全国所有到店餐饮合作商户、本地生活服务类商户(包括休闲娱乐、丽人、医美医疗、亲子、教育、生活服务、家居家装、结婚、宠物、鲜花、眼镜行业)免除1个月佣金,2020年2月1日至2月29日已经产生的佣金美团将统一返还,这涉及到全国至少数百万家商户。

美团外卖相关负责人也在表示,帮助行业不是靠单纯的减佣金,解决不好订单量这个核心,再多的减免也只是镜花水月。美团外卖将通过强化线上运营、减少日常经营费用等方面的组合拳,让餐饮行业、尤其是具备优质供给能力,亟待做好线上化数字化的商家,能在这个特殊阶段,获得强有力的线上经营支持。

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则与广州市饮食行业商会携手为商会会员提供减免佣金、年费延期等措施。据了解,广州市饮食行业商会会员单位中的部分品牌商家,在新上线饿了么平台时,将可能获得3—5%的费率优惠,为期3个月,申请日至2020年2月29日止。同时,从2020年2月1日起,对口碑商家免除商品佣金至2020年2月29日。

而不少餐饮行家认为,这仍然是杯水车薪。

于是不少餐厅“躲着”外卖平台,自己配送

在南华路经营着一家火锅餐厅的刘先生表示,与其交给不认识骑手配送,不如自己配送更加安全、更加快,也保证了食物的质量。不过因为人手严重不足的原因,他还是与“美团外卖”平台签约,以减轻店里人手压力。不过他还是坚持自己配送为主,平台配送为辅,双管齐下。

另外一位专营海鲜外卖的蔡小姐则表示,他们以与配送公司合作的方式送外卖,配送公司直接安排人手专门帮助配送,这样既能保证店里的运作,也能保证配送的速度、食物的安全。就算从广州送到佛山,40分钟内就能送达。至于为何不进驻外卖平台,蔡小姐与刘先生的看法是一致的:佣金太高。

经营日本料理专门店的婷姐表示,在“禁止堂食”之后,旗下几家门店进驻了“美团外卖”以及“饿了么”平台,与此同时还开放“微信订餐”,食客在公众号或微信群下单后,4公里以内的订单由顺丰快递配送,4公里以外的订单则由自己员工开车配送。依托着30万的粉丝,在公众号或微信群下单的顾客远比在外卖平台下单的顾客要多。“目前,‘美团外卖’对上线商家的审核更加挑剔,如果商家没有网络经营的许可证,就必须跟平台签订独家协议,这对这段时间想进驻的商家不友好。不仅如此,美团方的对接速度还很慢,一些针对运营的问题往往要2—3天才能给予答复,这些都严重打击商家在疫情过后与外卖平台的合作。”她认为,外卖平台的佣金应该减轻一半,才能够跟商家共渡当下难关。

餐饮人们的呼声

针对商家普遍反映的外卖平台佣金过高的情况,不少商家都在呼吁外卖平台减佣金。

亚洲餐饮联盟日前也发出《关于全国餐饮人为争取外卖平台降佣而行动的倡议书》,呼吁外卖平台进行实质性降佣金。此外,亚洲餐饮联盟已与腾讯微信和顺丰同城达成战略合作,协助餐饮品牌上线外卖小程序,增加私域流量订单,减少佣金费用支出。

重庆四大餐饮协会也发布了

关于餐饮外卖平台全面降佣的建议函

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下称省餐协)秘书长程钢表示,省餐协已经向广东省商务厅反馈了该情况,并且正与外卖平台协商,争取平台根据广东省内情况继续加大佣金减免幅度,保障商家的正常利润,相信近日会有结果。

  • 收藏

写评论

0 条评论

    这里空空如也,期待你的发声

联系人:黄小姐

联系电话:13728049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