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号餐饮产业媒体
投稿

一个餐饮老板疫情下的“囧途”日记:高速流浪15天,墓地求生

旖旎 · 2020-02-17 09:40:00 来源:职业餐饮网

“被困在高速15天,在车上睡,干啃方便面到嘴出血,两次被举报,被迫躲到墓地求生......”

在其他餐饮老板们都为啥时开业,现金流压力大而发愁的时候。

浙江餐饮老板陈灵却有着不同的"抗疫之路‘’,他被称为餐饮人版的“人在囧途”,真是心酸又好笑。

正如一位哲人说过,当你抱怨生活太难时,请记住,有些人比你活得还不易。

时间:    1月22号(年二十八)     

地点:     浙江温州  

“店停业,没钱没脸回家,去江西散心却连家都回不去了”  

陈灵是温州的餐饮老板,打工出身,最开始自己在各大餐馆学着养海鲜,后来因为温州海鲜市场更紧俏,就辗转到温州。

打工9年以后,自己也想着当老板,独自开餐厅,却没有本钱,他开始小范围搞承包,承包餐厅的海鲜池和后厨,让他没想到的是,这条路子成就了他,从一家店慢慢发展到二十几家。

(青涩时期的陈灵)

但今年餐饮生意都不好做,遇上了经济寒冬,海鲜更是难做,店又从十几家变成几家,最后就剩下三家,还欠了些外债。

为了重整旗鼓,他和几个朋友又花了一百多万投资了家餐厅,想趁着春节黄金时间翻翻身,结果疫情原因,店必须关门歇业了。

“店一关,我资金链更容易断了。没钱没脸回家,就决定去江西上饶朋友那里散散心,开车才五个小时也不远。我知道有疫情,但是不知道会发展到这么严重,没想到的是,这散心不成家还回不去了!” 陈灵说。

就此,陈老板15天的囧途之旅正式开启!

时间:    1月26日(大年初二)    

地点:    江西上饶  

“在车上连待7天,干啃方便面到嘴出血,我太难了!    ”  

大年初一,陈灵不想再打扰朋友,但出来才发现,自己没带身份证,再回朋友家不好意思,还住不了宾馆,就自己在车里凑合了一晚上,准备初二就回温州。

但是睡醒一看朋友圈,发现温州回不去了,疫情特别严重。因为自己身体弱,他也不敢回温州,就想着安全第一在江西待着吧。

准备回朋友家,居然发现朋友家的村子封村了,也回不去了,咋办?

没有身份证只能继续在车上待着。

“当时,我去超市买了被子、矿泉水、方便面,想着初七以后就好了再回家,因为我是外地牌照都不让我长留,我只能天天干啃方便面,没有煮的条件。啃了几天,嘴巴干到流血,口腔溃疡一大片,什么都不吃也痛。”

时间:    2月1日(年初八)    

地点:    江西上饶郊区  

“第一次被举报,我被迫躲进墓地”  

初七过了,疫情还是没有缓解反而慢慢严重了。

年初八的时候,在车里迷迷糊糊躺着,警察敲窗敲醒了他。有人举报他的浙C温州牌照车停在那里,给量体温正常以后,让提供有效证件。没想到,翻找之下在车垫下面找到了他的身份证!

警察同他说,上饶要逐步封锁了,劝他尽快离开。没办法他只能把车开到荒郊野外的墓地附近,因为了无人烟,没有人投诉。

晚上气温很低,不开空调太冷,开空调怕中毒。盖着毯子,他身高165厘米,把座椅放平躺着睡,不舒服,蜷着睡,脚不暖和,伸腿睡,脚没地方放,一蹬就是个窟窿,更可怕的是环境阴森森直发憷。

“旁边都是坟墓,关着灯睡,周围一片漆黑。开着车厢里的灯,会有反光,加上我呼出的热气,车窗和挡风玻璃上全是雾,我总觉得外面有人在看我,不敢往外面看。我就用毛毯把头蒙住,看新闻,凌晨三点半睡着,早上八点半起来。”

一天一天就这么过去,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没有一点转机。

时间:    2月4日(年十一)    

地点:    江西上饶高速    

"又被举报了,我被警察送上离开江西的高速"  

实在啃不下去方便面了,陈灵正月十一晚上偷偷开车去超市买电饭锅、大米、榨菜,想自己煮点粥吃。

没想到付钱的时候,警察和医生来了带他去做了身体检查,因为他又被举报了。

警察同他说,上饶这次要彻底封城了,他必须开车离开,他们会护送上高速。因为怕别的地方也封了不让通行,检查之后警察开了身体健康证明送他上高速。

临走还嘱咐,他领悟其中的意思是:身体健康,但千万别回来了!

问题来了,那他到底往哪儿回?

时间:2月5日(年十二)    

地点:    江西三清山服务区    

“找到了临时避难所,喝上一口热粥,感觉重生一般”  

温州疫情严重,四川他老婆那里也不让温州车牌进去,自己安徽老家也不行。但是回温州,他是四川的身份证会不会也不让进,他不知道往哪里去。

不走也不行,车开上高速也不能往回走,路上遇到了江西三清山服务区还开着,居然是24小时的,他决定留那里等一等,三清山服务区成了他的临时避难所。

他有了电饭煲、大米,准备煮点粥,但是没有电,就向保洁阿姨借电。

“我问保洁阿姨借电,她说她是临时工,做不了主。保洁阿姨走了,他老伴把我拉到一边,让我去他的休息室用电,但要保密。”

粥煮好了,他没有勺子,端着锅喝下去,感觉重生了一般。

第二天陈灵拥有了最宝贵的小勺子,你绝对想不到,那是从一罐八宝粥里翻出来的宝贵小勺子。勺子比他的手指还小,但是他有勺子了!

(陈灵拥有了他的小勺子)

出门只带了两套衣服,早就臭了,正好借这个机会洗洗,保洁阿姨的老伴就把洗衣机借给他用。

陈灵心里暗自发誓:热心老大哥,等以后我一定会回去看他的。

在外面找到个稍微能挂一下的地方,等着衣服干。结果下大雨,全部湿透,还掉到地上。重新洗了一遍后,怕再淋到雨,又花30块钱买了把伞,给衣服罩着。这回来了一阵风,又刮到地上。他心里想,还能再囧点吗?

农历正月十五,他待不下去了,也等不下去了,疫情再重,他也要回温州,毕竟那里有自己的朋友和打拼的事业!

时间:    2月8日(正月十五)    

地点:    温州永嘉隔离区  

“终于洗上热水澡了,隔离完重头再来!    ”  

正月十五晚七点多,在辗转两个出入口被拒后,他来到温州东,顺利下高速。

导航上显示到处都是叉叉,到处都封路,毕竟也在温州生活15年,他凭记忆开到瓯越大桥。刚准备上桥,一个工作人员就把他拦住了,他递上了身份证和健康证明说明了情况。

交警听完他的讲述,打了一通电话,给他泡了一碗方便面,还拿了橘子。经过协商看他实在疲惫,特批他在永嘉隔离。

正月十五11点多,陈灵终于洗上了热水澡,躺在了温州永嘉县隔离点的床上。

在车上睡了15个晚上,这一晚他终于可以伸开腿躺平了!

“屋子大概十几平方米,有电视和空调,我把东西一放好,第一件事就是去洗澡。有热水真好啊。我还想找个刮胡刀,十几天没刮胡子,太邋遢了。”

就这样高速公路上15个日日夜夜的流浪之旅暂告一段落,但是还有一堆烦心事等着陈灵,之前想着怎么回家,之后还有更难的事等着去解决。

隔离14天后,是否会在温州被感染?

隔离14天后,乐清封了还能不能回家?

隔离14天后,七八个员工被隔离着他们的支出怎么负担?准备的新鲜澳洲大龙虾都只能放进冷库,根本没人要了,生意怎么办?

但陈灵说,经历这十几天以后,他没有太悲观。他觉得餐饮这个行业,他还是专业的,专业的人要想翻身,只要努力了就不会太难。他会好起来的!

总结:  

诗中说,“已是平生行逆境,更堪末路践危机”。

但生活就是如此,你拥有过的痛苦,全世界很多人都拥有过。

你没有拥有过的更加深刻的痛苦,这个世界上也早就有人拥有过。

当我们能微笑着说出曾经的心酸,就证明苦难于我们已经没有那么恐怖,它已化作经历丰富着我们的生活。

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在疫情之后回忆起这一段的时候,感叹自己当时的勇敢,也佩服自己的坚持,因为餐饮人永远挺得住!

  • 收藏

写评论

0 条评论

    这里空空如也,期待你的发声

联系人:黄小姐

联系电话:13728049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