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号餐饮产业媒体
投稿

贾国龙如何给干部发年终奖?

贾林男 · 2020-01-06 10:35:36 来源:《西贝的服务员为什么总爱笑》 2166

01 想要多少奖金,自己报  

西贝总部干部年收入由基本年薪和各种奖金组成,年薪首先在行业内处于高位,但年薪只是底数,真正的魅力在奖金。论功行赏,取得大成果者,一年奖金不低于甚至超过年薪。每年,贾国龙和妻子张丽平会从自己的分红中拿出至少一半激励总部干部,2018年,拿出8000万。

贾国龙如何发好这8000 万?做法是让干部们“自己述职,自己要钱”。

2019年1月,西贝总部干部在位于内蒙古库布齐沙漠腹地的西贝铁军拓展基地连开了15天会议,总部各部门年终述职, 讲自己2018年干了什么,取得什么成果。每个部门发多少奖金?参照前一年标准,自己在会上公开报出来,虽然奖金是从贾国龙夫妇的分红中出,15位西贝分部总经理(也是西贝股东)和总部近20位副总裁职级以上的高级干部,也与贾国龙一同现场提意见。有没有报超的?

“砍掉一点奖金的部门很少, 几乎都是报多少给多少,有的还多给。  ”  

齐立强分部总经理齐立强更有感触:“把谈钱的事放到桌面上大家一起讲,你知道多挑战人吗?”

▲西贝创始人贾国龙

会议尾声,近20位副总裁职级以上高级干部的年终奖还没讨论,怎么办?“你们每人给我写份简短的述职报告吧, 一周内发给我。”贾国龙说。写什么?两点:第一,你干了什么,干成了什么,借华为语言,多打了多少斤粮食,提高了多少土地肥力;  第二,你去年总收入多少,你期待2018年总收入多少,给一个区间,扣掉已经发你的年薪,我评估后给大家补齐。  

其中两个细节:一是去年总收入自己写。贾国龙说:“自己肯定忘不了自己的收入,省得我再去财务查。”二是想要多少奖金,自己报。贾国龙对高管们说:“大胆地报出来,别不好意思说。”

一个月后,我问贾国龙,高管奖金发得怎么样?自己要奖金,有没有要“超”了?

“90%靠谱,极个别要得特别少,我就多给一些。”贾国龙说,关键是“拿贡献要奖金”的规则明确以后,人们就会主动把2019年的任务领走,准备抢2019年的奖金,作为老板的自己就一身轻松。

“14 天,8000 万奖金发出去了,加满油,那就不一样啊,2019年绝对干不差!”

02 聘用高级人才,从不还价  

组织里很重要的一件事是分配压力。  

贾国龙说,越是高级干部,越是创意工作者,越要激发他们的创造性,让他们全身心地投入工作,创造出突出贡献,从贾国龙自己身上往外分工作,让西贝从贾国龙一个老板变成多个老板。因此,激励高管千万不要陷入精算逻辑。为什么?因为算不准!在激励高管和利用外脑上,西贝的做法是一致的。

这两年,西贝构建总部能力中心,通过猎头从跨国公司引进了好几位高管,身价不菲。贾国龙要用的人,都是贾国龙亲自面试,亲自谈判。对于年薪、待遇这些敏感话题,贾国龙的基本原则是:  只要是我认准的人,不要讨价还价,对方要多少给多少。  当然,会有很高薪水入职的高管,打破了西贝原有高管队伍的收入平衡。一次会上,有高级干部就对贾国龙提意见:“我太清楚你了,谈判的时候,从没有还价的习惯。”

贾国龙回应:“从我的角度来说,你既然想用人家,人家明明要5毛,谈判半天你给砍成4毛,多别扭啊!另一个我马上想到,有了更高的标尺,现有和他同级别干部的收入也更有希望很快涨上去啊。”

“要是有人明明可以要5毛,结果人家就要了4毛呢?”在场的前西贝人力资源顾问、著名人力资源管理专家房晟陶问。

“我会找机会给他补上去的,长周期看,大家都满意。” 贾国龙站起身,似乎在亮出自己的“ 杀手锏”,“ 别的我不敢说自信,最自信的就是和人谈待遇,从不纠结,先给谁后给谁,谁多谁少,通常我都是超配,都愿意多给。”

▲西贝创始人贾国龙

在待遇问题上,贾国龙不怕自己吃亏?

“价码要得高没问题,我答应你,但同时我也会要求你干出相应的活儿来。价码要很高,活儿没干出来,那不是给自己打脸?试完我觉得你性价比不高,他离开后还得重新找下家, 多大的代价!”

贾国龙说自己有同学做建筑设计,最烦遇上砍价的老板:“60万报价想尽办法抠成50万,结果人家说不定就给你干出20万的活儿,你说傻不傻?”

“关键人家咨询公司干的是创意工作,用的是脑和心,人家少干一点你也不懂啊!”贾国龙说。所以面对咨询公司,西贝同样基本不砍价。麦肯锡一周要80万咨询费?“没问题,你就安心干好了。”

03 花600万引进精益管理:咨询的价值在于过程  

2009年,当时国内制造业引进精益管理都是新鲜事,餐饮老板们大多没接触过精益,贾国龙听说“精益”是一种科学的管理方式,就拿出一家门店,花50万请咨询公司来试点推进精益。2011年初,西贝副总裁邓德海还是华制咨询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在国内推广精益生产方式。贾国龙请邓德海进西贝给一帮餐饮人讲了一天精益管理。课后,贾国龙拉着邓德海说:“你来给西贝做精益咨询吧!”

邓德海及手下顾问暗自思忖:2011 年西贝才30 多家门店,营收不足10亿,利润只有几千万,两年咨询费超600万, 一个餐饮老板真的愿意在精益管理上投这么大一笔钱吗?

邓德海报出方案,没想到贾国龙好像不过脑子便脱口而出:“可以!”

当时把邓德海吓了一跳。合作过程中,邓德海才明白,其实贾国龙在决定做精益咨询时,并没真正搞懂精益生产是怎么一回事,只是感觉对西贝来说,精益早晚会变得很重要,就要搞!“他是个做大事的人,这是最吸引我的地方。”合作结束后,邓德海加入西贝。

▲邓德海

贾国龙说:“企业家要相信自己有局限,有些东西搞不定的,就得花钱去买。我们花钱买原料,买羊肉,其实知识、创意也一样,也需要花钱买。创意有创意领域的高手,管理有管理领域的高手,企业家就是组合各种资源,组合原料,组合人,组合创意,最后再把它销售出去,把钱收回来,然后继续循环。”

关于企业与咨询公司合作,贾国龙总结过两句话。

第一句:  “咨询的价值在于过程。  ”  潜台词是,咨询当然要有成果,但有时,咨询最终的价值还真不一定是最初预设的结果。咨询过程中最大的价值在于点悟、启发,善于捕捉的老板会找到对自己决策最有价值的信息。贾国龙打比方,自己经常想通过咨询得到一只肥猪,结果得到一只肥羊,有意外惊喜。“肥羊也很好嘛!”

第二句:  “咨询是企业家的生活方式。  ”“和全世界顶尖高手过招,就是西贝人的工作方式和生活方式。”贾国龙说,“就是要花钱和不同的咨询公司过招,找够量级的人来跟自己吵架。就像下棋要找高手陪练一样,在互相陪练中,双方的水平都越来越高。”

贾国龙号召每一位西贝副总裁都配备一个贴身外挂顾问, 品牌营销配的是华与华团队,人力资源之前配的是房晟陶团队,食品安全配的是美国艺康…… 不同领域的顾问,自己找, 别怕贵。“你们给公司未来竞争力投资,我领情;你们给公司省钱,结果牺牲了未来竞争力,我不领情!”贾国龙对高级干部们说,“别怕我们暂时不挣钱、少挣钱,就是要倒逼我们将来挣大钱!”

2017年,西贝一年请外脑的咨询费用大数4000万。多吗?相比当年西贝43亿营收,接近1%营收用于咨询,不少;但相比华为创业30多年花掉的380亿咨询费,西贝和全球顶级高手过招的游戏才刚刚开始。任正非有两句话,贾国龙肯定深有感触:

“ 当公司出现机会和成本的冲突时,我们是要机会还是要成本?首先要机会。抓住了战略机会,花多少钱都是胜利;抓不住战略机会,不花钱也是死亡。节约是节约不出华为公司的。”

“ 这世界上最不值钱的就是金子,最值钱的是未来和机会。

  • 收藏

写评论

0 条评论

    这里空空如也,期待你的发声

联系人:黄小姐

联系电话:13728049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