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专业的餐饮媒体
投稿

上半年关店117家,创始人身家缩水近30亿,周黑鸭真的飞不起来了吗?

二水 · 2019-09-16 15:16 来源:环球人物

周黑鸭对标星巴克,这次周富裕又要交多少学费?

        

鸭头、鸭脖、鸭锁骨……每到夏天,人们的夜宵零食里总少不了它们的身影。

可是对卤味界“三巨头”之一的周黑鸭来说,这个夏天就不那么舒服了。

日前,休闲卤制品三巨头陆续披露2019年半年报。与绝味、煌上煌的营收、净利润都呈双位数增长相比,周黑鸭的营收同比增幅只有1.8%,净利润相比去年同期更是暴跌超过三成。

这也是周黑鸭自2016年上市以来最差的一份财报。

今年上半年,周黑鸭已关掉117家门店,目前在全国拥有不到1300家店。这些店数还不到煌上煌的一半,与绝味1万多家店组成的零售网络相比,更是相形见绌。

公司业绩的下滑,让创始人周富裕的身家也缩水近30亿。难道,周黑鸭“嘴边的鸭子”真的要飞走了吗?

现状令人担忧  

其实,周黑鸭的营收问题在去年就已显露。

据2018年的数据显示,周黑鸭的营收与净利在当时就出现了上市以来的首次下滑。

让周富裕头疼的事还在后面。

今年3月,周黑鸭因被港交所怀疑虚报销售数据,暂停股票交易。没多久,周黑鸭又因门店售卖过期食品、员工无健康证等丑闻再次被推上风口浪尖。

一边是企业形象受损,另一边,周黑鸭的高管团队也动荡频繁,仅半年时间就有多名高管离职。

一个接一个的问题被爆出,不禁让投资者对周黑鸭产生了质疑。为挽回损失,周黑鸭想通过调整管理层突破发展困局。

今年5月,周黑鸭对外发布管理层变动公告,晋升原生产运营首席官程容然、市场开发中心总监周帆为高级管理层人员;后又在公布2019年半年报的当天,任命原常务副总裁张宇晨为新任行政总裁。

2019年周黑鸭中期业绩发布会(中为CEO张宇晨)。

据媒体报道,张宇晨、程容然等人曾在多个国际知名企业担任过高管,有多年食品生产管理经验。周黑鸭还表示,将打破周富裕以前定下的不做加盟、不做代理、全部自营的门店经营模式,未来将以特许经营模式扩大门店数量。

遥想25年前,周黑鸭还是只名不见经传的“丑小鸭”。它想要飞得更高,却屡败屡战、屡战屡败……

做一只有梦想的“鸭子”

在武汉的巷子里,最不缺的就是小贩们当年走南闯北的故事。

1994年,19岁的周富裕辍学后,跟着家人从四川来到武汉打工生活。

为了养家糊口,他在一家卤菜作坊打工,每天起早贪黑,拼命学手艺。1年后,他的酱鸭已经做得炉火纯青,还自己开起了一家卤店。因为周富裕酱的鸭子味道好、卖相也不错,许多酒店都愿意和他合作。

天天过着辛苦的生活,钱又来得慢,周富裕忍不住动起了歪脑筋,他想到用另一家做的酱鸭去给酒店送货 。没多久,酒店老板就发现周富裕作假,与其断绝了合作关系,并拒绝支付之前的尾款。

这件事给了周富裕当头一棒,让他的小本生意陷入资金链断裂的危机。身无分文的周富裕,只能搬进连窗户都没有的小房子里住。

经过这次教训,周富裕开始认真做酱鸭。他跑遍了武汉的每个香料市场,借书研究到半夜,用了数百只鸭子反复实验,终于做出“入口微甜爽辣,吃后悠长”的独特味道。

慢慢的,“周记怪味鸭”成了整个市场卖得最好的酱鸭,周富裕试着提高了价钱,结果仍供不应求,每天下午两三点就全卖光了。1999年,他靠卖鸭子赚了30多万元。

没多久,成年鸭的价格忽然大涨。为了节约资金,周富裕囤了一万多只仔鸭,这一下节省了十几万的成本。可是等到仔鸭长大,兜里有了钱的周富裕又迷上了打牌,无心过问生意。

但食客的嘴是糊弄不了的。很快,他的酱鸭销量一落千丈,到后来甚至无人问津。不仅老顾客埋怨“你们的鸭不如以前好吃了”,最后,连亲姐姐都和周富裕翻了脸。

就在周富裕沉迷于牌局期间,市场上冒出来许多抄袭“怪味鸭”的店铺。好在他迷途知返,离开了牌局,又开始潜心钻研酱鸭。

此后,他不仅把原有的整只酱鸭转为经营鸭翅、鸭脖、鸭掌等产品,还跑去专利局申请专利。我们现在熟悉的“周黑鸭”商标,就这么诞生了。

鸭脖界的星巴克

这一次,精明的周富裕又走对了路子。

有了专利商标后,为了专心研究“鸭子经”,周富裕在汉口火车站旁边买下了一块地,盖了间作坊。店开在火车站旁,鸭子的味道又地道,他的生意很快火了起来。特别是很多在外地生活的湖北人,每次离家,都要特意来买他的酱鸭带走。

周富裕又在此时动起了心思:自己的鸭子在湖北这么火,推广到全国,还能不能火起来呢?

说干就干。周富裕决定,带着他的周黑鸭“北上进京”。

2003年,一切准备就绪,周富裕特意提前宰了30万元的鸭子,只等春节一过,就带着鸭子“进京”了。没想到,人算不如天算,那一年一开春,就赶上了“非典”,家禽类是管控的“重灾区”。从外地带鸭子进北京,那是想都不要想。

好不容易等到“非典”风头过了,周富裕挂上了“周黑鸭”的招牌开张了,但因为执照还没办下来,每天都提心吊胆。结果还没到一个星期,店面就被封,价值20万元的设备也被没收了。屋漏偏逢连夜雨,放在冷冻库里的鸭子也因存放太久变了质,折腾半天算是白忙活一场。

几个月后,同为卤鸭行业的“来双扬”和“久久丫”遍地开花,周富裕左思右想,怎么都不甘心,于是决定继续留在北京等待时机。这次,他吸取了之前的教训,选择了加盟店的方式。随着门店数量的增多,周黑鸭很快就在北京叫响了名号。

然而,名气大了,源源不断的假货也随之而来。更让周富裕担心的是,加盟店虽然便于快速发展,但食品质量难以把控。他年轻时吃过质量问题的亏,生怕重蹈覆辙。

2013年,周富裕终于痛下决心,不惜多花几十万元高价回收店面,甚至有人曾提出100万元开一家加盟店,他也不为所动。

虽然当时亏了钱,但事实证明,周富裕的决策很有远见。两年后,拥有7000多家门店的绝味鸭脖净利润是1.9亿元,而拥有700多家直营店的周黑鸭净利润却高达5.5亿元。

经过20多年的发展,小作坊“周黑鸭”在周富裕夫妇的操持下,早已成为高大上的食品公司——武汉周黑鸭控股公司,公司注册资本更是多达1000万元,周富裕和妻子唐建芳分别持有64%及36%股份。

再往后,周黑鸭开始接受各路资本融资,并于2016年11月11日在港交所挂牌上市。周富裕终于富裕起来,成了身家上百亿的富翁。

近些年,卤味界品牌越来越多,为了在同行业中脱颖而出,周富裕开始对品牌进行重新定位。

通过实际调查,他发现,周黑鸭的顾客群体大多是15-35岁的年轻人,他们更喜欢在休闲时间吃周黑鸭,因此将周黑鸭的定位从餐桌食品转向了休闲食品,提出了“会娱乐更快乐”的口号,还大玩“跨界”——

冠名演唱会和地铁站、植入电影《变形金刚4:绝迹重生》↓↓    

还跨界电竞,开了国内首家电竞乐玩主题店,店里不仅有卤味食品,还有珍珠奶茶可以享用↓↓  

最令人想不到的是,周黑鸭与美妆品牌跨界推出限定彩妆套盒,其中包括口红、眼影和气垫BB霜。

周黑鸭和御泥坊一起推出的辣味唇膏。

一波又一波地造势,的确为周黑鸭增加了不少曝光度,有时甚至会让人分不清它究竟是一家卤味食品,还是时尚潮流单品……

然而,消费者们根本不买这个账,他们最关心的还是周黑鸭做出的食物是否物美价廉。眼下,网上对其价格过高的吐槽比比皆是。而门店减少、价格过高也正是让周黑鸭客源减少的最大因素。

周富裕曾说,“一个成功的企业,必须要有明确的发展愿景,周黑鸭的对标品牌是星巴克。”但在如今这样“内忧外患”的局面下,周黑鸭最应该考虑的是如何重新抓住消费者的“胃口”,而不是“眼球”。

毕竟,鸭脖中的“星巴克”,不是那么容易当的。

写个文章不容易,求打赏

  • 收藏

写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