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专业的餐饮媒体
投稿

外卖,会不会让广州夜间经济变得越来越“宅”!?

龚智南 · 2019-09-09 16:47 来源:美食导报

日前,国内两大外卖平台美团点评和饿了么发布了2019年上半年广州各区的宵夜外卖数据。根据数据显示,相比全国其他城市,广州人今年夜间吃饭的时间更晚,这也拉动该城市23点后的订单占比较全国整体水平高出7%。同时,广州市上半年夜晚外卖订单量也同比增长超4成,市场规模达到全国第二。

与此同时,根据记者之前的调查,因为市民生活理念和饮食理念的变化、城市发展变迁等原因,广州不少宵夜食街已经渐渐衰落,食街中的不少餐厅大排档的上座率仅维持在80%甚至更低,与宵夜外卖订单的持续增长成了反比,因此有人说,外卖干掉了宵夜食街!

然而实际上,宵夜在广州人心目中早已不是“吃”那么简单,更是一种社交方式,而宵夜食街作为社交场所,也会一直存在,但如何继续优化宵夜食街,才是关键所在。

说起宵夜食街,诞生于90年代的“西贡食街”是当年广州最著名的宵夜食街,三百多米长的珠江畔聚着30多间食肆。每到夜晚,这里灯火辉煌,人潮涌动,酒菜溢香,好一派新时尚市井风情。据80后广州人小冯回忆,那个年代,街坊们在这里吹着江风,看着江边灯火,喝着啤酒吃着田螺河粉就是一种享受。后来由于环境、卫生等问题,2005年前后,西贡食街被迫拆除,这种自发兴起,又不扰民的标志性食肆消失后,这也标志着严格意义上的广州宵夜食街开始凋落。

而随着经济中心的迁移,宵夜食街转移到天河路商圈一带,兴盛路和体育西路便是很典型的代表。其中,兴盛路作为宵夜酒吧一条街更是红极一时,不到800米的一条街上聚集着超过30家餐吧和酒吧,沿路酒吧、餐吧外摆的餐位和各式的天棚成为了一道靓丽的风景,不过随之而来的便是扰民、污染等大量负面评价,直到2016年,兴盛路占据的人行道的餐厅外摆餐位以及天棚被勒令拆除,自此,兴盛路便走上了下坡路。不过,在兴盛汇的运营方越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管理下,兴盛汇转型为宵夜食街,虽然再也回不到当时酒吧街的盛况,但是尚存生气。直到2018年底,越和退出兴盛汇,这宣告了兴盛路正式进入“黄昏”,也标志着这种扰民的宵夜食街在新时期的广州同样是行不通。

随着兴盛路进入衰退期,不少宵夜食街如天河区科新路的骏景食街、海珠区的宝业路也走进了下坡路。据记者观察,骏景食街虽然临近广州市最大、人口最密集的城中村之一的棠下村,街上聚集着程大龙虾、虾笼镇、九品虾等数家小龙虾专门店,同时还有海门渔港、真粥道潮州砂锅粥、八合里海记等超过5家潮州菜餐厅。不过在宵夜时间,不少餐厅的上座率不足50%,而且不少餐厅早早关门,状况相当惨淡。

这种情况,同样发生在宝业路上。宝业路位于江南西商圈,是广州传统的宵夜一条街。宝业路整条街都是连绵的食肆,砂锅粥店、小龙虾店、烧烤店等宵夜店超过150家,大都通宵达旦营业。但是作为传统的宵夜一条街,宝业路上的宵夜店的上座率只有80%,据在宝业路经营餐厅的周先生介绍,今年以来宝业路又有不少餐厅倒闭,加上宝业路的环境以及消费环境越来越差,不少消费者都不愿意来宝业路消费。

针对这一现象,餐饮产业评论家姚学正表示,广州人的生活水平越来越高,生活节奏也越来越快,中年以上的人已经“吃不动”宵夜,而年轻人更是懒得出去吃宵夜,宵夜食街、尤其是宵夜大排档日渐凋零是城市发展的一个自然过程,不少宵夜大排档都是违法经营,甚至涉及违建。一些大排档直接在工地搭个棚就开档,或者直接拉一块遮雨的篷布就能够经营,完全不顾及该处是否适合搞餐饮,有否安全隐患,会否污染市容环境,这样的大排档在现今城市管理的角度而言是不可取的,这些时间长了会自然消失。

谁“干掉”了宵夜食街?

正如前面姚学正教授所说,年轻人懒得出去吃宵夜,但并不是没有吃宵夜的需求。这个懒字,让宵夜外卖更加兴旺。

根据日前美团点评和饿了么发布的宵夜外卖数据显示(其中美团数据统计时段为2019年1至6月期间21时至次日凌晨4时,饿了么统计时段为2019年1月1日至8月15日期间18时至次日凌晨6时),天河区、海珠区和白云区等中心城区是广州“夜猫子”的集中地,近5成的夜间外出消费发生在这里。(广州11区宵夜外卖订单量排名如下)

整体而言,各区宵夜外卖数据和常住人口成一定的正相关性。常住人口多的区域,外卖数据也相对较多。根据广州市统计局公布的数据,白云区2018年常住人口排在全市第一位,达到271.43万,比第二位番禺区(177.70万)、第三位天河区(174.66万)高出很多。庞大的常住人口为基础,白云区在美团外卖订单量上位列第一位,比第二位天河区要高出10%,显示白云区不俗的宵夜外卖消费实力。不过按照夜间人均订单量来说,天河区应该是位列最前。常住人口位列全市第三,但美团外卖显示天河订单排在第二位,饿了么平台数据显示其排在首位,可以说,天河区的宵夜外卖活跃指数非常之高。

美团外卖数据显示,在广州,28%的夜宵外卖来自于一人用餐,48%的夜宵外卖来自于两人用餐,“一人食”和“二人食”成为了外卖夜宵市场的主力军。广州一市民在2019年上半年下了522单夜宵外卖,平均每天下2-3单,问鼎广州夜宵“单王”。

在棠下村经营烧烤店的陈先生表示,在去年,他的店登录了美团外卖,在天气炎热的这段时间,外卖订单数远超堂食。“光是做宵夜外卖,生意也比做堂食旺”。陈先生说道,“接下来我会考虑开一家专门做宵夜外卖的小店,既能节约成本,又能顺应时势。”

不过有餐饮行家认为,宵夜外卖的的消费较为零散,不高的人均消费仅是小打小闹,难以撼动宵夜食街的地位。但实际上,2018年60%以上的宵夜订单客单价就超过了100元。餐饮行家马先生表示,近一年来,有140万单广州夜宵订单客单价超过100元,近900单夜宵客单价超过500元,甚至还有人深夜花费了1400元点了一只烤全羊外卖。“宵夜外卖的客单价早已和到店消费看齐,我认为这直接就改变了广州宵夜的格局。”马先生说道。

宵夜食街应变成线上宵夜食街

餐饮产业评论家姚学正认为,在互联网浪潮下,外卖等消费模式的快速发展让传统门店的经营范围从500米的半径拓宽至3500米,原本位置“偏僻”的商家获得了充足的订单,这让“金角银边”等传统商业逻辑的优势不再明显。互联网的力量,推动了城市商业版图上租金和流量的重新博弈,也促成了城市不同空间的商业价值变迁,最终让城市呈现出更加扁平化和碎片化的线下商业空间结构,广州各市区热闹的线上夜市商圈分布正好印证了这点。他续称,传统的宵夜食街不能在故步自封,及时拥抱互联网,让自己活跃在网络上、活跃在外卖中,也是突破目前宵夜食街日渐衰亡的困境的办法。

记者手记

广州的宵夜文化一直以来都是风靡全国,宵夜食街更是广州的一道靓丽的风景。如今因为城市建设和人们生活理念的转变,加上宵夜外卖的冲击之下,宵夜食街从中心城区一直“萎缩”到城中村。实际上,广州的宵夜格局一直在变,打造宵夜食街也好,拥抱互联网也好,但从来有消亡过,因为“夜猫子”总是要吃饭的。

正如前面所说,宵夜在广州人的心目中不仅仅是“吃”那么简单,更是一种重要的社交方式,而宵夜食街作为承载这种社交方式的社交场所,虽然受到“外卖”的冲击,但是依旧会一直存在。不过,不要因为不会消亡就固步自封,在市政府着力打造“夜间经济”的环境下,宵夜食街应该抓住机会进行转型,打造属于自己的拳头产品以及更加时尚的消费场景,让年轻一代的宵夜“生力军”愿意前来消费。

-中/秋/快/乐-

写个文章不容易,求打赏

  • 收藏

写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