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专业的餐饮媒体
投稿

愿意结伴去吃这家城中村黑暗排档的,大概都是真饭搭子

晃荡范 · 2018-05-24 14:53 来源: 晃荡范


堪称广州城中村黑暗料理界翘楚。

几年前,我在广州某城中村一家极其简陋的大排档内,吃过一碗印象深刻、十分清甜的沙螺汤。但印象深刻的仅限这碗沙螺汤,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我连这家排档的名字都想不起来。

直到前不久,在佛山壹零贰小馆和主理人闲聊时,他提到了这家店:他们家的牛骨汤熬煮得非常好,而且地方真的又偏又破,要不是有人带,你根本不会找到那里去,那个地方叫什么来着,叫吴川……



我脑子里的回忆似乎刹那间被唤醒了:是叫吴川好味来

啊,对对对,是的,主理人答。

时隔几年,要不就再去重访一次好了。

如果不是朋友热心推荐,即使路过这家店上百次,我都不会有要进门的念头。

何况,平时根本就不会有路过这家店的机会。

店铺隐匿在海珠某城中村里,打车来的时候,手机导航都差点在狭窄的巷子里迷失了方向,连的士司机也对我们表示了感谢:哇,要不是你们要来,我还真从来没来过这个地方。司机小哥想了一会儿,似乎开了窍似地问:这儿是有什么好吃的吗?

凭着印象,我在一堆握手楼民居、简易士多店和小商铺中间,找到了这家店。


拉到一半的卷闸门,略显昏暗的日光灯,简陋的几张圆桌方桌,大约就是这家排档的全部家当了。连店名都是A4纸打印出来糊在熟食车上的,好歹也弄个word艺术字字体嘛。


店内大小大约二十平米,墙上菜单和上次来的时候似乎没多大差别。虽然有菜名,价格却是按照时价计算。屁股还没坐热,老板就凑上来了:吃点什么?


我还没想好,老板已经擅自帮我们做好决定了:整碗沙螺汤咯?好吃的啊。边说边自己写在了点菜单上,气势和权威不容质疑。

本想试试牛腩萝卜煲,但菜单上写着需要预约,又怕人数不够吃不完,就只追加了一份白切鸡和香煎马鲛鱼。至于壹零贰小馆主理人推荐的牛骨汤,这次似乎没见着。

点完菜后,旁边一直沉默的阿姨默默地走过来帮我们用热水冲洗了碗筷,递上来两碟蘸白切鸡用的酱油。旁边两位穿着背心的汉子在聊生娃要趁早,头顶上的小电视在放着上世纪的肥皂剧,老板刀斩鸡的咚咚声和门外午后的阳光一起洒进这间小铺子里,不知不觉肚子也咕咕地叫了起来。


店名“吴川好味来”中的吴川,是粤西湛江市下属的一个县级市,临近茂名,盛产包工头土豪老板。和传统广府菜相比,湛江菜更看重食材的品质和新鲜程度,对烹饪技巧相对没那么讲究。生猛海鲜?白灼了蘸酱油吃。农村走地鸡?白切了蘸酱油吃。我偏爱的沙虫,加蒜蓉蒸一蒸就很好吃。可爱的小狗狗?在雷州也是照样拿来白切了吃。作为全中国海岸线最长的城市之一,料理方式就是这么霸道。

薄荷沙螺汤 。沙螺又称西施舌,在吴川当地很受欢迎,煮粥煲汤两相宜。沙螺个大清甜,汤内加入薄荷后更显清香。除了沙螺,汤里还放入了一些猪粉肠,捞出来蘸蘸沙姜酱油吃,居然也很搭。


米饭可选白饭或是鸡油饭 ,后者是在煮饭时倒入鸡油煮成。鸡油味道较淡,给米饭增添了一些油脂香气。


正吃着,老板端上来一碟杂菜 ,配上花生油的腌菜尤其下饭,更适合用来配碗白粥。


等到白切鸡 端上来,我才发现,我的特异功能又起作用了:点白切鸡如果不叮嘱老板,上来的一定不是鸡腿。去年在新加坡慕名到文华酒店Chatterbox吃一份海南鸡饭,点单一时疏忽,直到服务生端上来一盘白闪闪的鸡胸脯肉,我才追悔莫及。


于是只好惆怅着吃完了这一盘白切鸡胸加鸡翅。不知是不是心理阴影的加成,总觉得肉质没有预想的那么嫩滑。

最后的香煎马鲛鱼 ,外部焦香,肉质咸香,越吃越想问问老板能不能加碗白粥,但还是忍住了。


结账时,老板也没看菜单,脱口报出两人140元的价格,并不算便宜。如果结伴人多的话,可以提前预订,让老板准备一些生猛虾蟹。

前提是你能约上一群不看环境,只看味道的朋友特地找来这儿,那才可以算得上是真正的好饭搭子了。



写个文章不容易,求打赏

  • 收藏

写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