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专业的餐饮媒体
投稿

1分钱吃份炸鸡、1元钱喝杯奶茶……还有人管么!

2018-04-18 18:01 来源:正义网

1分钱吃份炸鸡、1元钱喝杯奶茶……这些不可思议的低价外卖,近期被无锡市民体验了一把。4月9日,滴滴外卖在无锡试运营8天后正式上线,并通过高额优惠券、丰厚报酬吸引用户与“骑手”(指餐饮外送员),引发美团、饿了么加入这场“外卖大战”。诸如“干死美团,碾压滴滴,饿了么和你一起拼”等具有鼓动性质的口号在网络上被刷屏。11日,无锡市工商局紧急约谈了滴滴外卖、美团、饿了么三家平台的相关负责人,要求平台停止恶性竞争,规范市场经营行为。

1分钱吃份炸鸡、1元钱喝杯奶茶……还有人管么!

上图来源:居想网

事实上,生活服务类互联网企业进行“价格战”并不是第一次出现。从出行领域的快滴、滴滴之战,到共享单车摩拜、ofo、小蓝车等的竞争,一开始都是以低价抢占市场份额,随后提升企业议价能力。那么,这种跑马圈地式的低价竞争是否涉嫌违法?企业一家独大后如何保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怎样保持市场规范经营环境?对此,记者采访了相关专家。

抢消费者 三家平台展开价格战

“5毛钱点了大份海南鸡饭”“1元钱1杯奶茶,7块钱三份鸭脖”……这两天在新浪微博上,只要输入“无锡外卖”,类似的外卖低价晒图与文字信息会不断出现。不少网友留言,“在无锡不点外卖就是亏钱”“滴滴外卖在无锡价格低得简直毫无人性”。据调查,在滴滴外卖上线初期,采取了大规模的巨额补贴,新用户首单立减20元且可以叠加商家优惠,18元的优惠券满20元便可使用。而本来的外卖“巨头”,美团、饿了么也先后加入了这场“价格战”,网友晒出的订单显示,价值54元的炸鸡套餐,在美团上经过多次优惠叠加后,最后也只需支付1分钱。

北京市法学会电子商务法治研究会会长邱宝昌表示:“像这种低于成本价的竞争,在原来的《反不正当竞争法》中明确规定是违法的。”据1993年实施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一条规定:经营者不得以排挤竞争对手为目的,以低于成本的价格销售商品。但在今年新施行的《反不正当竞争法》中,已经取消了此规定。邱宝昌解释称,主要是考虑到企业可能会做短期促销活动,且各地物价不同,不能以统一标准衡量等。

“无锡的外卖平台如果是在做短期的做促销活动,另当别论,若是长久地以低价占领市场,便违反了法律。”邱宝昌说。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对此表达了相同的观点,“如果商家长时间售卖低于成本价的商品,可能涉及倾销。”在刘俊海看来,有些外卖平台虽然订单量大,并不是因为质量好而受到消费者欢迎,而是因为售价比同行低,这样做会损害同行的利益。

除了以低价争抢消费者,这场“价格战”还体现在三家外卖平台用高工资拉拢外卖骑手。

据调查,滴滴外卖上的忠诚骑手,每月可以得到1万元,每单最少收益将不会低于15元,利润十分客观。滴滴外卖70%的骑手由美团外卖跳槽而来。美团外卖为了应对骑手流失,在增加骑手收益的同时,特意从苏州调来200名专职骑手。一时间,无锡街上到处都是红、黄、蓝制服的外卖人员,闯红灯、违章行为明显增加。

4月11日,无锡市工商局联合无锡市公安局对美团、滴滴、饿了么三家外卖平台进行约谈时,要求他们立即停止实施涉嫌不正当竞的行为。目前,美团、饿了么、滴滴外卖三家平台的补贴力度已经恢复到日常的价格,美团外卖骑手每单获取的收益也恢复到了5-8元。

1分钱吃份炸鸡、1元钱喝杯奶茶……还有人管么!

抢供应商 外卖平台强制商户“二选一”

外卖平台多了,本应该点餐更加便利,但在这场“价格战”中,却恰恰相反。因为订单量太大,送餐慢、被取消订单成为被吐槽最多的方面。有消费者抱怨:“9点订的外卖,11点40才送达”“中午订的外卖,下午才送来。”骑手表示很委屈,“去接夜宵的时候,烧烤摊前已经排了300多单,烧烤怎么烤得过来呢?商家做不出来,骑手也拖,全部超时。”

而原本以为订单增多获益的商家,在这次外卖争夺战中也表示很受伤。一家外卖商店老板表示,他在滴滴外卖上注册成为商家之后,美团、饿了么平台将其从平台上无故下架。饿了么平台的经理曾对一家外卖商户说:“如果你要上滴滴,就把美团和饿了么都关掉。”据悉,无锡工商部门此次约谈三大外卖平台,就是因为接到了部分餐饮商户举报,因接入滴滴外卖平台而被美团外卖和饿了么外卖强制下线。

写个文章不容易,求打赏

  • 收藏

写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