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专业的餐饮媒体
投稿

小龙虾一条街寿宁路渐冷 整治无证无照餐饮仍为重头戏

2018-03-21 17:47 来源:文汇报

短短200米不到的马路,最辉煌时楼上楼下挤着近50家餐饮店,九成是卖小龙虾的。黄浦区西藏南路与人民路中间的这段寿宁路,人称“小龙虾一条街”。

如今,它将成为历史。

进入3月,“再见,寿宁路”之类的帖子在社交平台热传着。在上海,如此老牌、地处市中心黄金地段,且以单一特色著称的美食街独此一家。它真要被取缔?监管部门尚未给出明确说法。不过,寿宁路小龙虾店的证照问题近年来有些“说不清、道不明”,而整治无证无照餐饮确为今年上海食品安全领域的“重头戏”。

小龙虾一条街寿宁路渐冷 整治无证无照餐饮仍为重头戏

对于“人气夜市”、美食街,一关了之并不难,或许它会在其他地方再度风生水起。

我们为什么还要谈寿宁路? 记者实地走访发现,这条辉煌了20年左右的美食街背后,有的不只是食物带来的愉悦。剥开这条“龙虾街”的前世今生,与美食街一同迭代的,是都市人饮食消费习惯与对食品安全态度的变化,以及城市更新的前进步伐。

招租广告遍布,人去楼空,“小龙虾街”冷了

站在“门面出租”的小广告前,一对老夫妻每天都会来寿宁路,他们背后是已被拆成毛坯的沿街房,他们是房东。

原来,他们的“邻居”店铺都是卖小龙虾的。但如今,他们家隔壁已经变为一家卖杂货的小超市,店堂明亮,货架整洁。

老夫妻早就在上海别处安家了,他们如今盼着这里“早点转型”,给这间房“谈一个好租金”。

3月17日20时,寿宁路,霓虹灯还在闪烁,却看不到如织人流,除红梅龙虾等在各类上海小龙虾评价榜上排名靠前的“网红”还能接近满座,其它店堂都寥寥坐着一两桌人。不少店铺做着外卖生意,偶尔看到外卖小哥过来提货。

在一家卖了十多年小龙虾的店堂里,张贴着港台明星曾在这里用餐的照片,可见寿宁路昔日的风光。这家老板坦言,互联网餐饮营销模式带动了“网红”餐饮,寿宁路受到的冲击不小———要吃小龙虾,寿宁路不再是唯一选择。

在街角,一些并不明显的店铺已被贴上了“旺铺出租(谢绝餐饮)”或关门停业的牌子。

寿宁路,要拆了! 今年春节后,这样的消息弥漫在这条街上。

开窗就见大烟囱,老邻居相继搬离

曾经的寿宁路,一到夜幕降临,整条街热闹非凡,随之而来的,是满地的杯盘狼藉,小巷里洗过小龙虾后墨墨黑的水,空气中烧烤的气味,熏得人睁不开眼睛。

有人说这叫“城市的烟火气”,可对附近居民来说,只有“火气”二字,更不用说永远滑腻腻的地面,持续到清晨四五点钟的喧闹。

走在寿宁路上,放眼就能望见一排排高耸的烟囱。据说,这是为了油烟不扰民,结果烟囱越搭越高,直插天际,成为市中心的奇观。

拐进寿宁路10号,在两个人并肩走都很困难的狭窄弄堂,就竖着好几根有两三层楼高的大烟囱。“一米都不到的弄堂,居民开窗就见烟囱在眼前。”“排烟马达轰鸣一夜到天亮……”老街坊围绕龙虾店扰民的投诉不少。

附近居民谈起这条街,心情复杂,有人为此过上苦日子,也有人过上好日子。

“原本沿街面的房子大家都不喜欢,觉得不安全,但后来有人在这里卖小龙虾,生意好得不得了,沿街面的房子就可以租出去了,沿街住户发财了,租给人家开小龙虾店,一个月租金可以收两三万元。”一个老爷子这样说。

有人说,2000年上海第一家小龙虾店就开在寿宁路,如今无从考据。但确是这个时段前后,寿宁路上的各种门面纷纷开始以卖小龙虾吸引食客。眨眼十多年,寿宁路成了闻名遐迩的“小龙虾一条街”。

相对应的,则是老街坊相继搬离。

小龙虾一条街寿宁路渐冷 整治无证无照餐饮仍为重头戏

无证照、存食安隐患,让消费者渐行渐远

谈及“取缔”传闻,这里的小龙虾店主们心知肚明:因为无证照。

记者随机打开一家第三方网络订餐平台,寿宁路小龙虾店的餐饮证照(餐饮证照过去有段时间指“餐饮服务许可证”“食品流通许可证”,此后二证合一为“食品经营许可证”,它们在时间上有交叉,但只要没过期的证依然有效,就不需要强制换新证)信息怪现象不少:

地址写着“寿宁路31号”的糊涂龙虾,在商家资质信息栏公布的食品流通许可证在2017年4月9日就到期了。

地址明明写着“寿宁路47号”的兄弟盱眙小龙虾,餐饮服务许可证上的地址却是“寿宁路54号”。

地址写着“寿宁路45号”的星尚香吧岛,食品经营许可证上的法定代表人名叫包娟玲,但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上,名为“包娟玲”的餐饮关联企业只有一家,地址赫然写着“上海市黄浦区淮海中路街道复兴中路105号”。

多店“合用”一张证、证照过期甚至办假证……大名鼎鼎的美食街,怎能在证照上“说不清,道不明”?

“无证无照? 我想办证啊,但办不下来。”一家小龙虾店的老板“喊冤”。

结合投诉举报与监管查实的情况,监管部门早已不给这里的小龙虾店“续证”。

记者实地采访发现,即便有证照,这里的小龙虾店也存在超面积经营、餐厨比不合格等违规嫌疑:这里几乎所有的小龙虾店都挖出类似半个地下室的空间,就这样“往下挖一挖,中间隔一隔”,他们就多出了两层楼的店堂。有的店主出钱给二楼居民外头租好房子,就开起了“坐拥三层楼”的小龙虾馆。

消费者的意见也有分歧。有人认为,在这样的“黑暗料理街”谈什么食品安全。也有观点认为,正是有人对食品安全的不在乎,导致餐饮从业者的妄为,“人气夜市”不能成为“脏乱差”的代名词。

在第三方平台上,疑似引发急性肠胃炎的食客留言时不时地出现。曾经的“夜宵圣地”成为健康的隐形杀手,让一些食客选择绕开寿宁路。

这些年,城管、公安、消防、食药监等部门对寿宁路无证餐饮的联合整治不少。但知情者透露,“反复整治,反复回潮”。

寿宁路也经历过风浪,2009年的“洗虾粉”风波曾让这里生意惨淡到几近“断气”,但不久它又“复活”了。而这回,似乎不同了,不少房前贴出了招租广告,“搬迁”似乎是大家默认的趋势。“等到了新店面,我们要去申请执照。”一个老板这样说。

今年,上海已经下了决心,到年底要基本消除无证无照餐饮。这恐怕不是冲垮寿宁路的唯一稻草,都市人饮食消费习惯与对待食品安全的态度转变、居民的怨言、监管部门对待“人气美食”的态度……这一切交叠着,或将促成它的新陈代谢。

写个文章不容易,求打赏

  • 收藏

写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