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专业的餐饮媒体
投稿

一个煎饼摊,在路边一卖30年,竟然还让人民日报为它打call?!

2018-01-04 07:43 来源:小巷寻味

这是北京的一个煎饼摊,单个售价高达20元,有人为了这口煎饼,甘愿等上2小时。大爷首创路边摊排号系统,150个号派完即止。  

30年时间,他成了北京第一网红,还上了人民日报的官方推荐……  

清晨六点,

大爷和老伴推着小车,

往友谊医院门诊楼的十字路口走来,

一头招牌白毛在风中飘荡。

小车刚刚停稳,

早已在原地等待的人儿蜂拥而上。

大爷一边派着号码牌,一边吼:

“不用排队啊,

你要排也找不着队,刚来的都拿号!”

比起大爷的热闹,

一旁的老伴显得分外安静。

舀起一勺浓稠的面糊,

摊成一块厚实的饼皮。

翻面、刷酱,

撒上大把的花生饼和芝麻,

铺上又硬又厚的薄脆,

卷好对半切开,

收钱,交货。

2017年,

是大爷在街头卖煎饼的第30个年头。

从永安市场开始,

到现在友谊医院门诊楼的十字路口。

除了每年的年三十和年初一,

其余日子的早晨,

都能看到他的白发在风中飘摇。

每天六点到十点,

摊子前始终排着长长的队伍。

不少人愿意为了这口煎饼,等上两小时,

在寒风呼啸的冬日,

趁着煎饼刚出炉的热乎劲咬上一口,

觉得人生自此满足。

甚至有老人出门几个小时没回家,

家人担心老人遭遇意外,出门寻找,

才发现老人正乖乖排在煎饼摊的队伍里,

等着买煎饼。

队伍人数太多,

常常不小心就把路给堵了。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

大爷首创了路边摊牌号系统,

每日只派150个号,

派完即止。

哪怕单个售价高达20元,

依旧供不应求,

稍微晚到一点,

可能就会与美味无缘。

没尝过的路人觉得价格略高,

问在等煎饼的人味道如何,

大爷直接一句话打回去:

“你不吃我的煎饼是你的错误  

你吃了我的煎饼再不来,是我的错误。”  

大爷并不是个与时俱进的人,

直到现在依然没有自己的手机,

更别说有计划地宣传推广。

但这30年间,

他不仅成为了北京第一网红,  

被网友称为现实版煎饼侠,  

还把煎饼摊成品牌。

甚至,还上了人民日报的官方推荐,

让大批网友们目瞪口呆。

在北京,只要提起白毛煎饼,

大家都清楚知道是十字路口那个,

顶着一头白毛的煎饼大爷。

全年只休息两天,

于他而言,在路边摆摊,  

并不是生活所迫,而是一种爱好  

“我觉得我就适合摊煎饼。

人家爱吃煎饼,我做点煎饼;

满足人家的需要,我也有经济来源,挺好的  。”

对于热爱的事情,

自然乐意去研究,

怎么样将一块小煎饼做到极致。

通过一次次的试验,

选出最合适摊煎饼的绿豆面和小米面,

调出咸香适宜的酱料,

为了防止饼口感粘牙,

炉温得控制到200度以上。

炸薄脆非常考验火候,

炸不透发艮,炸过了发苦,

中间度量的把握,

全凭30年间的经验。

1987年开始摆摊,

老伴负责摊煎饼,

大爷负责炸薄脆。

大爷话多爱唠嗑,

一边炸着薄脆,

一边乐呵呵地唠嗑说段子,白发在风中飘荡;

一旁的老伴话少,

偶尔开口也就问问要不要葱花和香菜。

但提起老伴,

大爷口中满满都是骄傲:

在大爷口中,老伴是领导。

煎饼做的好吃,

大爷说是因为领导的手艺好;

大爷炸的薄脆好吃,

他说是领导创作的方子好;

煎饼里加的炸花生和芝麻别致,

大爷说是因为领导神奇的脑洞。

总之就是,

好的都是领导的。

因为热爱,

且有能相互理解的伴侣,

从未觉得摆摊煎饼是一件苦差事。

早晨不出摊,

总觉得浑身难受,

日子里都像少了些什么。

甚至说,

一天不来头晕,

三天不来可能都得生病。

和领导一起摆煎饼摊,

早已成了他生活中最重要的趣事。

每天做着热爱的事,

不需要考虑未来如何,

不考虑如何将影响力扩大。

三十年如一日,

也不是因为所谓毅力过人,

也不是为了传说中的10000小时定律。

专注而热枕地,

带着愉悦的心情,

将爱好玩出了花  

谁敢说,

兴趣不是最好的老师。

写个文章不容易,求打赏

  • 收藏

写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