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饮创业众生相,看完泪奔!

来源:红餐网    作者:林如珍     2017-11-14 21:29   

餐饮创业痛不痛?为什么你说很痛,却还是一条道走到黑?

今年四月份,丁伟还是南京町町共享单车的创始人,而现在的他,却是“一无所有,除了一身债和一条狗”。作为公司输血方的父母突然断了资金链,如今已是阶下囚。丁伟则要只身赴京继续还创业的债。

这是共享单车疯狂厮杀后,那些小鱼小虾的命运。

▲町町共享单车丁伟从富二代到负二代(图片源自商界)

“又成功卖出50盒燕窝,能为大家带来好东西,我觉得很幸福。”来自河北的一位全职妈妈自备孕开始就做起了微商生意,观察她的朋友圈简直是日进斗金。

而私下的她却是“帮帮我,和我对话说我家产品有多好,一会我截图发朋友圈。”

在电商热浪下,无数创业者都选择了自欺欺人。

共享单车、电商以外,这两年创业的第三大浪潮是什么?  

很多人的答案是餐饮  

清华北大的来开餐厅啦;95后来开餐厅啦;媒体人来开餐厅啦;你多年的供应商开餐厅啦;隔壁卖家具的也开餐厅啦……无论学历、年龄、行业,餐饮圈的低门槛看了跨界者掘金的向往。

我们身边有多少人在餐饮创业路上摔得头破血流,他们有过撕心裂肺的痛,有过严重的自我怀疑,有过无数次放弃的念头,但是他们最后还是选择“一条路走到黑”。

餐饮创业缺钱之殇  

老何还不到40岁,头发就白了一大片。从20多岁到深圳闯荡至今,已经数不清在多少个餐厅打过工。直到去年,他再不想给别人打工了,拿着这些年攒下来的50万,再东拼西凑借了些钱开起餐厅。

卖小龙虾,夏天赚了点钱,冬天根本拿不起货,半年就收了。

改卖潮汕牛肉火锅,切肉师傅的工资近5000元,一盘五花趾却只能卖28元,还时常需要做促销活动,半年下来勉强保本。

他悟出一个道理,创业不能靠自有资金,太辛苦也太慢。

于是他找到三个投资人,凑齐几百万开起高端海鲜火锅。每次老何一进店,所有员工都毕恭毕敬。

“他们都以为我是老板。”每次一说起职位问题,老何总是一肚子牢骚。因为他再清楚不过,自己只是一个管理者,背后的三个投资人才是老板。生意好时,老何就敢在投资人面前抬头挺胸,描绘自己的宏韬伟略,生意不好时,老何只好对他们连哄带骗,可最终还是少不了口诛笔伐。

最近三个月,老何亏了50万,模式还是没确定。午市摸索不出来到底是潮汕家常菜,还是做平价海鲜自助餐。前者得请一众潮州师傅,后者拉低餐厅档次;晚市呢,本想着这些年积累了不少高端客户,应该是能赚个盆钵满钵,但是自开业助阵后,高端客户一个都没来,人均600元的海鲜火锅根本无人问津。

那一夜老何与投资人发生了激烈争执,随后他躲进了餐厅厕所,足足猫了一个小时,出来后两眼泪光,一拳捶向海鲜池,大喊 “我终究没有逃离的打工的命运。  

餐饮创业合伙之殇  

小钟厨师出身,做过几年职业经理人,三年前自立门户,经过一番坎坷创业后,终于在去年探索除了东南亚融合菜的商业模式。但由于资金、人力、资源等方面需求,他找到了合伙人投资。

没想到从餐厅开门那天起,合伙人就对他猜忌不断,怕他后厨采购有猫腻,怕他笼络厨师团队……加之业绩惨淡,小钟与合伙人的矛盾愈演愈烈。

合伙人责怪他,什么苦守一年终于转让给自己的店面,压根就没有人来,大厨出身,连个爆品都研究不出来。

除了遭遇合伙人的猜忌、责怪、抱怨,小钟最无法忍受就是合伙人无视合同,他完全没有财务知情权,这让他非常被动。

最终,小钟忍痛提出解散,没想到合伙人喊来整个家族,包围他,威胁他,为得是让他死了散伙分钱的心。

  

这一年半,小钟花光了所有积蓄,还没拿到一分钱分红,根本就请不起律师,更耗不起无休止的纠缠。三个月后,小钟被迫选择“净身出户”,告别自己辛辛苦苦创立的品牌。  

为了实现自己未尽的事业,小钟找到了风投。风投公司问他,你有成功的案例吗?很显然他的那个案例太狗血,没法拿出手。而餐饮大佬一看,表示没有兴趣,他们自己刚刚创立了子品牌,看起来更有前景。

要不先缓缓,重新当职业经理人吧。可是他说服不了自己,他清楚自己这颗躁动的心,已经再不可能去打工,怎么办?

餐饮创业融资之殇  

过去三年是餐饮投融资疯狂期,所有“有志向”的餐饮人都梦想成为品类老大,因为只有老大才能获得风投。国内三个知名的烧烤品牌创始人,都曾为此赴汤蹈火。

A家部署跨区域战略,在南北多个城市密集布点。

B家强化社交,从模式上做突破,并快速复制重装修的餐厅。

C家从供应链入手,建立坚强的后盾。

三家各有各的优势,各有各的盼头,也和投资公司搭上了关系,甚至有的距离和投资人签字只是一步之遥。但是最终的结果是,没有任何一家获得融资。

A家险些断了资金链,大火烧上眉毛;

B家自有资金完全经不起重装修快速复制;

C家花几千万打造食品厂出现严重的产能过剩。

“任何时候,只要没拿到钱,就不要以为融资成功了。”几位创始人在风暴过后看清了现实。如今他们总算都找到了新的发展方向,但是那样寄希望于风投所冒的险,差点要了他们的命。

餐饮创业明天之殇  

在和餐饮大佬的聊天中,我们总是能感受到他们的焦虑——明天我们还在吗。

今年夏天一个晚上,我们和深圳一位粤菜大佬吃饭。出现在饭桌上的他很是疲惫。他气喘吁吁地说,唉,开了一天的会,问题一大堆。

整个身子摊下来后,他开了一瓶红酒和大伙一块喝,没想到酒一下肚,他的话匣子完全打开了。

“现在这些年轻人啊,连东西好不好吃都不懂,还说要做餐饮。你看,我这个芥蓝从哪里来,那些‘网红’,叫网红没错吧,他们能吃出哪里好吗?”

“这么多年,我养了这么多大厨,每个月每个人工资都是过万,还有店面那么多员工,一天的营业额给他们发工资后都没什么剩啦。”

“工商局要检查,哪次不是从我们这先下手,说要杀鸡儆猴。可是我们自己做到严格把控,就能保证那些一条条游着的鱼不出问题吗?明天会怎样,我真的不敢说。”

后来大佬酒越喝越多,话也越来越多。再到后来,他把自己的泪水也喝进去,声线变粗了,说话掷地有声: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老大,有老大的地方就要有人跟老大干起来。”  

那晚我们全懵了,看到了大佬最真实的样子,也看到了一代枭雄最无奈的宣泄。

▲(图片源自48tu.cn)

 

深圳、杭州、北京……哪里的大佬都会痛。

外婆家创始人吴国平的痛,在于他想要极力挣脱外婆家这种“农耕时代的产物”,寻找更现代化的模式,在于他点子无限,却要不断自我推翻和否定,在于他每琢磨一个品牌,都无法入眠……

还记得黄记煌创始人黄耕在接受红餐网采访时,说他们那个圈子会常常聚会,探讨餐饮的方方面面,但是每次离别前,大家总不忘问一句,“明天我们还在吗?”

关于明天,马云曾经说过:今天很残酷,明天更残酷,后天很美好,但是大多数人死在明天晚上,看不到后天的太阳。

餐饮人会是这样吗?熬不过明天晚上,提早把梦想之灯给灭了。

结语

诚如高晓松所言,创业者,有些人是老天爷赏赐的,有些人是祖师爷赏赐的。在餐饮行业里,天生适合干这活的人极少极少,绝大多数人都是靠勤奋活下来的。

最后只想问您一句,如果没有明天,你今天还会在餐饮界创业吗?

记者|红餐网林如珍

关注红餐网微信公众号(hongcan88)

|1
|0
¥赞赏支持

* 赏!小编又让我学到了新东西!

发表评论

禁止发表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不道德内容。

2

5

10

50

其他金额

赞赏金额
确认支付
微信授权登录红餐网,您的个人信息将保密,不会用作其它用途,请您放心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