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专业的餐饮媒体
投稿

“外卖小哥”鲁琪:穿梭于人间烟火中

2017-09-15 15:09 来源:亿欧

21:00

穿梭在灯火辉煌的人潮人海中

归家于灯火阑珊的空旷街道

鲁琪是杭城数千名外卖小哥中的一员,在美团外卖专送从事这份职业已超过500天,每天的工作时间通常分三段,多在饭点:中午11点到下午2点、傍晚5点到晚上7点、夜里9点到深夜12点,他每周单休,偶尔加班,和同事轮流休息,以保证一年365天各个时段都有外卖员从商家取餐取货,然后在40分钟左右将它们即时送到订单用户所指定的地点。

“骑士”是他们的尊称,“骑手”更具现实意义。

夏末晚上9点的龙翔桥依然热闹非凡,这里拥有亚洲最大的苹果旗舰店,繁华的湖滨银泰矩阵,距离西湖的直线距离不超过300米,灯火辉煌下,吸引了杭城众多时尚男女和全国各地游客慕名而来。作为龙翔桥站点130余名外卖小哥中的一员,鲁琪在晚班9点开始前,总是会提前5分钟抵达这里。

鲁琪在站在那里,就是一张“活地图”,尽管只是5分钟,但向他问路的游客、同行却接连不断,他都会一一耐心解答,他说简单地帮助别人就能让自己快乐,那何不行动呢?

鲁琪是自云南省都匀市人,来杭10年,他在下沙读的大专,因为喜欢上这座“花园城市”,毕业后就留在了杭州。

10年间,他先后从事过兼职、外贸销售、电商创业等多份工作,去年春天,妻子怀上了他们爱情的结晶,每月3500元的房租加上一家“准三口”的开销让他压力不小,为了让妻子更好地在家安胎,鲁琪不再犹豫,选择入门门槛不是很高、只要肯吃苦月收入七八千元没问题的外卖行业,去年4月12日果断入职美团外卖专送,第二天就骑车上岗。

从入行第一个月跑了997单到现在的每月1300多单,过去的500多个日日夜夜里,鲁琪骑车送外卖走过的里程超过6万公里,是地球的1.5圈,爬过楼梯几十万阶,每当夜幕降临,他都会骑车穿梭在灯火辉煌的人潮人海中,开始夜晚的工作,灯火阑珊时,独自一个人骑车路过空旷的街道,回家。

21:16 

外卖小哥的工作状态永远是匆忙的

晚上9点,随着外卖工作平台的开通,鲁琪很快就没时间顾及工作以外的“闲事”,第一波三个订单接连跳上了他的手机屏幕:

他需要短时间内前往凤起路的一点点取两杯奶茶,再前往中山北路上的鲜丰水果取3袋水果,紧接着到武林路的面馆取一份面食套餐,并在规定的几十分钟内江它们一一送达小区住户、宾馆和医院里。

鲁琪迅速在脑海里规划出一条送餐的最优路径,边跑边送,精确到将商家的做餐、打包时间都计算在内,每到一个商铺,侧身跳下车,小跑着进店,从前台取得订单物品,又三步并作两步匆匆返回电瓶车旁,一把打开恒温外卖箱的盖子,将订单物品快速、准确地堆放整齐,跨上车一溜烟,又再次扎进夜幕中。

路上,鲁琪的电瓶车像是百米赛场上的博尔特,一辆辆超越着闲庭信步的共享单车和市民的电瓶车,一骑绝尘。

不过每当遇到红灯,他还是规矩地把电瓶车停了下来,鲁琪虽然赶时间,也时而会将车辆骑到20码以上,但对于闯红灯和逆行的行为,他也觉得不妥。

“现在有不少外卖员为了赶单而逆行、超速甚至闯红灯,实际上这不仅会破坏原有的交通秩序,还会影响到他人,造成危险。”鲁琪说,就他知道的而言,半个月前杭城就有一名外卖小哥被车撞了,伤得不轻。“一出事不仅会影响到几个月的收入,甚至造成终身影响,太划不来。”

21:45

送外卖委屈常有 但生活忙碌他来不及悲伤

鲁琪要送的下一单的地址是下城区竹竿巷小区X0幢401室,但是一个建于上世纪80年代的老小区居民楼众多,楼号呈跳跃性分布,在黑夜里很不好找,需到居民楼跟前探照才能看清,即便是鲁琪这样的老骑手,也兜兜转转找了2分钟才锁定目标,可是一按401室的门铃,无人应答。

鲁琪只好电话联系顾客,但接电话的姑娘说自己在吹空调,不想下楼,反而指挥鲁琪怎么按她家必须长按左侧键的单元门铃,但鲁琪按了三四次仍无人应答,只好再次拨通电话,姑娘最后很不情愿地说“好吧,那我下来拿。”可依旧迟迟不见身影。

鲁琪只得第三次拨通了姑娘电话。“我已经到楼下了,你人呢?”电话那头,姑娘率先发问。“我就在X0幢楼底啊。”鲁琪不解。“我住的是X2幢,不是X0幢!”姑娘有点生气,鲁琪匆匆扫了一眼手机订单上确实写着X0幢,也不辩解,匆匆绕过两栋楼,给姑娘送了过去。

接过面条,姑娘脸上有些不悦,她刚想再次质问,却看见自己确实填错了订单地址,不好意思地转变口吻“师傅……辛苦了啊。”

鲁琪只是笑笑,连忙跨上车赶往下一个顾客家,类似的委屈他受过不少:被保安拦在门外不给进小区的、顾客刚下单10分钟就催单的、质问他为什么根据定位显示刚在边上却不送餐又跑远了……鲁琪没时间详细解释餐饮店做美食需要时间,他也有时需要交叉送餐,他只在乎因为刚才这单的意外情况,自己多浪费了几分钟,怎么能快速地弥补上这个漏洞,因为外卖小哥的工作太过匆忙,来不及悲伤。

22:34

定安路送餐途中有琐碎的烦恼也有美好的感动

路上的行人车辆渐渐稀少,鲁琪继续不停歇,根据平台的派单指示,派送第8单、第9单。

时值九月,气温降了好几度,但耗水量仍旧很大,鲁琪利用等红灯的间隙又匆忙补了两口水,很快1.5升的瓶装矿泉水就消耗了大半。

这一回,他骑到了定安路旁的一家网咖送餐,这已经超过了南解放路的范围了。鲁琪解释说,那个标准是接单范畴,实际配送的地址是以辖区商家为中心半径3公里内计算的,因此最南会送到吴山广场一带,而城南的小区里,有当外卖小哥1年多来最让他感动的一次经历——

去年中秋节晚上,杭城大雨滂沱,鲁琪即便穿着雨衣也被淋得湿透,送餐速度明显慢下来,尽管后台实际情况给他们减了压,但鲁琪还是迟到了。

“这边小区有户人家订的外卖预计是22:50送达,而我直到23:30才送到他们家门口,超时了半个多小时,当时我很沮丧,站在门口想该怎么解释?结果开门的杭州阿姨很体谅大雨中的我,非但没有责怪,还说‘小伙子,你辛苦咯!下那么大雨还给我们送过来……’硬是往我手里塞了一个月饼,祝我‘中秋节快乐’,当时我心里噢,真是暖暖的!”

22:51

他们说晚上送外卖最难熬的是冬天、下雨天

当晚的第11单,让鲁琪等了10分钟,一名顾客在菩提寺路的一家外卖店里点了10个菜、四大包,鲁琪稍微有了段休息时间,和同样坐在电瓶车上等餐的两名同事闲聊了几句,他们首先比较了下各自的即时战绩,分别是12单、10单和7单。鲁琪当晚的临时成绩中规中矩,相对他平时每个月都排在龙翔桥站送单前10名而言,很寻常。

夜宵店的老板也加入到了闲聊中,他只夸鲁琪身体好,能吃苦。“我不止一次和自己的员工说,外卖小哥的苦你们都吃不了,风吹日晒雨淋,大热天都要爬7楼送餐,冬天晚上冻得地面结冰要顶着西北风骑车,路上还要时刻注意安全。”

鲁琪平时常跑5——10公里锻炼,体格健壮,他也承认,晚上送外卖,一年中最难熬的其实是冬天。“夏天晚上虽然蒸发大,但毕竟没太阳,但冬天的晚上却是实实在的冷,电瓶车一起速,冷风能扎进骨子里。下雨天同样让‘骑手’头痛,夏天汗水和雨水粘在一起,特别难受,梅雨季节淋了雨,太阳再一是晒,身上有种发霉的味道,冬天的冰雨能淋得人打哆嗦。”

0:41

凌晨到家为了不打扰到妻他独自睡在小房间

深夜12点,美团专送的平台准时关闭,此时杭城的餐饮店也大多已经打烊,鲁琪再次骑车路过龙翔桥时,延安路上更加安静和空旷了。他当天接的最后一单是送往刀茅巷的云龙公寓,顾客在距离预计送达时间前10多分钟就急着催单,等鲁琪从顾客家门口出来,已经是第二天0点22分,此时1.5升的水已经喝完,他只好在24小时便利店买了瓶饮料,点上一支烟,边喝边盘点下当晚16单的“战绩”,继而骑车回大学路新村的家。

第二天凌晨0:41分,鲁琪轻声打开家门进屋,发现妻儿都已经熟睡,他停完车,放下外卖箱,蹑手蹑脚地走回小房间,尽量不吵醒睡在大房间里的妻儿。早在1小时前,妻子就发来了一条问候平安的微信,鲁琪当时没看到,再回复过去时已得不到回应。

“我的工作时间和普通人不太一样,别人吃饭的时候我在送餐,所以上午10点多吃早饭,下午2点多吃午饭,晚上8点多吃晚饭,连刚过去的七夕节也没能跟跟妻子好好吃顿饭。”

鲁琪面带愧色,却也无奈,他简单擦把脸,冲了个凉,独自躺在单人床上用手机浏览了一遍当天的新闻,万籁寂静间,鲁琪也睡着了,他知道,醒来又是新的一天,如同太阳每天都是新的一样。

记者从美团外卖了解到,目前美团外卖转送端夜班会送到凌晨3点,快低端没有固定时间,可以随时抢单。而除了美团外,杭州还有饿了么、达达等多家外卖配送平台,数千名像鲁琪这样的外卖小哥每天都像小蜜蜂一样忙碌着,穿梭于商家和市民之间,为“互联网+”经济大背景下的都市人提供了前所未有的便捷,哪怕足不出户,人们也可以吃尽天下“深夜食堂”的美味,让杭城24小时高速、有序地运转。

他说

-我眼中的生活是简单而清晰的,一份职业,能够照顾好家人的生活,能够让自己享受相对自由的空间,就足够了。我和妻子都是云南人,价值观相同,未来在杭州买房或租房我们都可以过得很幸福,我们更看重一家人的和和睦睦。如今儿子还不到一周岁,等他再大点,妻子也会恢复上班,相信凭着我们两个人的共同努力,一定会创造出一个美好未来。我希望能在这座城市里培养儿子增长见识、学习技能,让他过得更精彩。做人要踏踏实实,走好自己的路,才能帮助别人。


写个文章不容易,求打赏

  • 收藏

写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