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重磅|云南国宴餐厅,上了最高法院的黑名单!

妮子 · 2016-01-18 09:12 来源:红餐网

去年3月10日,云南吉鑫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吉鑫集团)董事长李麟病逝,失去主心骨的吉鑫集团岌岌可危。今年1月4日,该企业被最高人民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黑名单”。在外界看来,650万元房租是压垮企业的最后一根稻草,而为该企业代理多起债务纠纷案件的律师刘仕强看来,吉鑫集团的衰败至少可以追溯3大原因。


重磅|云南国宴餐厅,上了最高法院的黑名单!


国宴光环

1999年,位于白龙路431号的世博吉鑫园刚刚创立不久,就接办了“99世博会”开幕国宴,由前国家领导人江泽民出席宴请招待各国元首;2005年时任总理温家宝主持的六国元首政要参加的国宴也在世博吉鑫园举行,这里一度成为昆明人和国内外游客来滇的必到之处。

据公开资料显示,1993年,吉鑫集团尚未成立,吉鑫园仅运营南华街老店,在大部分企业还未重视文化产业时,吉鑫园已提出发展文化产业的口号,成为国内第一个发展文化产业的民营企业。开始将歌舞艺术、民族文化融入餐饮文化,把民族文化资源转换为经济价值。

吉鑫集团工商注册时间为1998年2月18日,一度下辖18个分公司和实体。全面运营餐饮业、文化娱乐业、旅游业的投资、百货、工艺美术品、家用电器、服装、办公用品的批发零售,以及代购代销等方面业务。多次被评为云南省100强企业、昆明市50强企业,曾被省政府认定为本土十大贡献最大企业之一,被省市确定为文化产业重点扶持企业。

1999年,吉鑫集团在白龙路从云南世博旅游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世博集团)手中租赁房屋,开办世博吉鑫园。

如今,过桥米线已经上升为地方品牌。在推进这一民族餐饮品牌过程中,吉鑫园可谓功不可没,它堪称云南最早主营风味过桥米线的企业,1990年吉鑫园南华街老店开张后,东风东路、世博吉鑫园相继开业。

2006年,李麟接受媒体采访时曾透露,2000年,在经历承办“99世博会”国宴的风光后,吉鑫园的生意出人意料地下滑,以过桥米线为主业的企业开始经历30万元、40万元、80万元到120万元的月亏损。他开始调整思路,逐渐将文化与米线结合,短暂的亏损经营之后,吉鑫集团重新登顶。

吉鑫园也是最早将餐饮文化与云南民族歌舞艺术融为一体的企业。仅数年时间,吉鑫集团就把滇味推上了云南餐饮业的最高殿堂,还创出“吉鑫”“吉鑫园”“吉鑫宴舞”和“勐巴拉娜西”等国内外知名品牌,并成立诸多文化、广告、演绎子公司。

两次国宴在世博吉鑫园举行,让这里一度成为昆明人和国内外游客来滇的必到之处。


进入黑名单

今年1月4日,吉鑫集团出现在最高人民法院公示的失信被执行人“黑名单”中。记者昨日在世博吉鑫园门前看到,去年2月16日,云南吉鑫园餐饮有限公司就在此贴上了封条。

今年1月4日,最高人民法院对外公示的失信被执行人“黑名单”中,吉鑫集团赫然在列。

其实早在2014年,因拖欠近两年房租,世博集团将吉鑫集团告上法庭,索要650万元房租,并索赔65万元违约金和6万元案件诉讼代理费。

当年11月5日,昆明中院作出判决,案件进入执行阶段。

对于资金链早已断裂的吉鑫集团来说,拖欠650万元的房租官司无疑加速了其衰败。

1月15日上午10时,记者驱车来到白龙路431号“世博吉鑫园”餐厅,这里早已关门歇业,餐厅内布满尘埃。“世博吉鑫园”招牌已不见踪迹,那座曾经灯火辉煌、带有民族气息的3层建筑,显得老旧不堪。餐厅门前广场一年前就变成了收费停车场。曾经具有传奇色彩的“天象石”与“赤龙泉”冷清孤寂。

餐馆门前封条显示,去年2月16日,云南吉鑫园餐饮有限公司就贴上了关门的标签。餐厅灰暗的过道内,“吉鑫宴舞”的宣传壁画丧失了活力。

“云南省餐饮名牌企业”“云南省餐饮50强企业”……早已被尘埃覆盖的收银台旁,昔日荣誉仍挂在墙壁上。餐饮服务许可证也没有摘除,有效日期到今年7月30日。


重磅|云南国宴餐厅,上了最高法院的黑名单!


溃败的3大原因

在外界看来,数百万元的房租或许是压垮吉鑫集团的最后一根稻草,但云南大韬律师事务所律师刘仕强综合他代理吉鑫集团的多起案件分析称,其实两三年前吉鑫集团就已债台高筑。

昨日中午12时,世博集团一名姓金的副总经理告诉记者,对于“世博吉鑫园”餐厅所在房产,吉鑫集团与世博集团之间只是租赁关系,吉鑫集团拖欠了他们近两年房租650万元。2014年,他们选择了诉讼。去年3月,吉鑫集团董事长李麟因病去世后,这块地已经被世博集团收回。这笔高达数百万元的租金将如何处理?金副总说,他们只能走正常法律程序。

昨日,刘仕强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他与李麟是老友,彼此信任。2011年他开始接手代理吉鑫集团案子。

在刘仕强看来,导致吉鑫集团衰落的核心之一是民间借贷。刘律师说,从他代理的一起有关吉鑫集团旗下子公司收购案中看出,1999年,吉鑫集团就开始在安宁涉足房地产投资,在房地产上积压了一些资金。2011年到2012年期间,其名下多个子公司被私人收购,本以为这次收购行动,可以偿还此前欠下银行的约3000万元贷款,但出人意料的是,偿还了1000多万元后,这次收购中的四五千万元资金却未能兑现。

吉鑫集团不得不寻求资金,民间高利息借贷成为该公司主要经济支援。刘律师透露,他代理的一起该公司民间借贷案件中,仅本金就有2300万元左右,加上利息则达到3000万元。目前,这起官司法院的判决已经生效。

刘律师称,吉鑫集团的衰亡至少可以归结为3大原因。起始原因在子公司的收购上,给企业带来巨大的资金压力,收购事件迟迟未能解决,给整个集团雪上加霜。第二个原因是,为缓解企业资金压力而形成的民间借贷。第三个原因是,受餐饮行业乃至旅游业本身的影响,加之企业自身经营的原因,从2014年开始走下坡路。

刘律师透露,在吉鑫集团和李麟名下,有些债务是以集团的名义形成的,有的是以李麟个人的名义形成的。如今,李麟名下多套房产被几家银行优先抵押,其他债务案件诉讼中,其房产也被诉讼保全。


来源:春城晚报


写个文章不容易,求打赏

  • 收藏

写评论

条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