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专业的餐饮媒体
投稿

一碗拯救思乡灵魂的救世面

WOYOUFAN · 2016-12-05 15:40 来源:吖咪厨房研究所

武汉人的早饭,

爱在外头吃,俗称“过早”。

而在五花八门的早饭里,

武汉人离不开的

铁定是一碗热干面。


只要你在武汉,早餐时间你会发现,

街边巷尾、公交站乃至宝马奔驰车里,

基本上都是人手一碗热干面。


不论风吹雨打,

武汉人总能边走边把面拌匀,

捞起来呼噜呼噜几大口飞快下肚,

一顿早餐吃的心满意足。


有着70多年历史的热干面

与山西刀削面、北京炸酱面、

四川担担面和两广的伊府面,

合称“五大名面”。


既不同于凉面,又不同于汤面,

热干面进口时香气浓醇,耐嚼有味,

拥有一股独到的风味,

以至于武汉人直接把热干面

当作是寄托家乡的最大念想。


清朝《汉口竹枝词》就有记载:

“三天过早异平常,

一顿狼餐饭可忘。

切面豆丝干线粉,

鱼餐圆子滚鸡汤。”

这里边儿提到的“切面”,

就是热干面的前身。


20世纪初的汉口长堤街上,

有一个名叫李包的小摊贩,

以卖凉粉和汤面为生。

有一天,他将没卖完的面条

煮到七成熟时捞起,摊在案板上,

不小心将油壶里的麻油泼在了面条上。

将错就错,干脆再倒一些麻油在面条里,

拌匀后在案板上摊凉。


第二天早上,

他就将这种拌了油的熟面条

放入沸水中烫几下,然后放入碗中,

加上芝麻酱、葱花、酱胡萝卜丁等佐料,

面条顿时散发出独特的香味,诱人食欲,

就是这么一个小失误,

李包无意中首创出了风味独特的热干面。


正宗的热干面,武汉有蔡林记。

但要想在北京吃上一碗地道热干面,

着实犯难。


当许多身在大城市的湖北人,

正在满城寻找正宗的热干面和糊米酒时,

一家藏在胡同深处的专做热干面的小店

正在悄然火爆着,

被食客封为“拯救思乡灵魂的救世面馆儿”


店一开业,连招牌都没顾上挂,

名气就已经开始在朋友间传开,

很多人寻着味儿就找过来了。


据说他家可不是一般的难找,

明明到达地点,但就是找不见。

当找不到地址的时候,

就只能拨打店家电话,稍等片刻。


就会有一名长发美女

从一条窄到不能再窄的胡同里走出来,

放心跟着,进入胡同最深处。


这家店如此任性,

怕是酒香不怕巷子深的。

完全不在意店址能不能招揽生意,

只靠口碑揽顾客,

那只能说明这食物品质得多“硬”。


像个武汉人一样吃面

推门就是扑鼻的饭香,

卤味和糊米酒都煮上了锅,

碱面也掸好了就等下锅。

开放式的厨房清丽整洁,

素雅舒服的沙发,透明茶几。

木制餐桌,古朴的老枣树,

抬头是两扇天窗,

真是个安静又清幽的好地方。

要说武汉人到了外地

最想念的就是热干面了,

大家在过早(吃早饭)的时候,

即使只是热干面,

也要搭上蛋酒、糊酒,

再来根油条才行。

很多人都会觉得热干面有点干,

那是你没吃对,

单吃面当然干了!

吃热干面离不开蛋酒和糊米酒,

当芝麻酱和面条在嘴里

浓稠地糊住嘴的时候,来上一口。


用的是最地道的荆楚地区产的碱水面,

每天早上会根据预订人数煮好过油后掸干备用,

基本上是当天做当天吃。


油和酱的比例很关键,

油多了面会挂不上酱还腻人,

油少了酱又太干, 吃一口就会把人给闷倒。

浓稠合适的芝麻酱加上生抽、胡椒粉、盐、

小葱、辣油调味,才基本算是齐活。


碱面入口真的好吃,

干湿的比例掌握恰到好处,

萝卜丁是老板让家人从武汉寄过来的。

咸脆适口刚刚好,吃碗面闲聊的空档,

把碗里剩下的蘸着酱的萝卜

一颗颗嚼掉,越嚼越有味。


当你觉得口干的时候

可以再来一口酒酿糊米酒,

清甜解腻满口酱香,

淡淡的酒糟味才是点睛之笔,

冬日里让肠胃感到一阵舒畅。


当你吃面需要层次感的时候,

就可以夹起卤蛋和卤豆腐了,

卤味浓郁口味也不重,

尤其是卤豆腐的内陷

柔软地能掐出汁水来,鲜香适口。


至于热干面本来就是要掐秒算的,

端上来就赶紧拌均匀了吃,

当吃完最后一根面,  

喝完最后一口米酒糊时,  

一颗思乡的心才算是熨帖了。  


写个文章不容易,求打赏

  • 收藏

写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