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号餐饮产业媒体
投稿

招股书频繁失效,餐饮资本退潮了?预制菜产业的疯狂也到了尾声?

李春婷 · 2022-08-02 11:41:30 来源:筷玩思维

从公开资讯可见,自疫情以来有多家公司的招股书频繁显示失效,其中不乏两次、三次冲刺上市却至今仍在搁浅的,(非餐饮企业)列表可见有:第四范式(Ai企业)、喜马拉雅、KK集团、安居客、石榴集团、新力服务、富力物业、微医、柠萌影业、花房集团、珠海万达商管等企业(信息来源于公开渠道;一些成功上市的企业此前也多次招股书失效)。

在餐饮行业,疫情后计划上市的餐饮品牌(如乡村基、捞王、绿茶餐厅等企业)也多次显示招股书失效,有评论指出,疫情之后那么多家餐饮企业集中上市,却同样遭遇IPO搁浅,大概资本对于餐饮新股不再那么看好,加上近半年已经很少听到餐饮企业的融资类新闻(并不是没有),这或许说明疫情之后餐饮业遭遇了资本的大败退?

图片来源:摄图网

筷玩思维了解到,多家计划上市的企业招股书失效,这是眼下整个资本市场的现状,且这个情况也并不只是存于餐饮业。几十家企业存在IPO难,这能代表资本的大败退吗?又或者说,我们似乎应该重新考虑品牌发展与资本的关系了。

企业上市失败是企业不行,还是资本不行?

从资本事实可见,餐饮企业在疫情之后确实有三个可见特点:一是大家都在集中上市(相较过去),二是疫情后申请上市的企业有不少败于多次招股书失效,三是即便成功上市,其股价在上市后部分也会陷入破发风险(跌破发行价)。

在餐饮业,疫情之后递交上市申请的企业有七欣天、乡村基(港股)、杨国福、捞王、老乡鸡、老娘舅、达美乐(港股)、绿茶、上井等,其中有寻求A股上市,也有向港交所递交IPO。

然而事实很残酷,一些餐饮企业为了寻求上市又是优化报表又是大胆开新店,还多次递交招股书,但等来的结果却是多次的招股书失效,有的是因为种种原因失效(比如绿茶此前的数据问题),有的是因为时间到期而失效(占比并不低),还有部分是通过上市聆讯但发行不理想而上市失败的。

关于上市这个事儿,有的企业困于聆讯,有的企业困于最后的募集资金环节,比如企业在上市募资时不顺利,或者担心无法募资而被“劝退”,虽然说餐饮经营的核心不是讨好资本,但上市这个事儿如果得不到资本市场的认可,这个岸是上不去的。

临在最后一步无法上岸的毕竟是少数,更多的是连边都摸不到,这些企业或者因为过去的食品安全在上市时被询问,又或者是因为其它舆论危机,以老乡鸡为例,老乡鸡近期的负面新闻并不少,有媒体发表了一个比较有趣的观点:“要上市的餐饮企业那么多,为什么偏偏老乡鸡有这么多负面新闻?”

通过资讯可见,老乡鸡此前被曝千余员工没有社保、强制劳务派遣,还涉嫌虚假宣传,包括行贿的猛料都被挖出(除了社保以外,其余事情的真实度还有待观察),至于还有评论说老乡鸡又贵又难吃,这类主观内容我们就不评价了。此外,还有第三方评论称“老乡鸡已经讲不出新故事了”。

我们可以看到,资本的逻辑和餐饮的逻辑有着本质上的差异,资本逻辑当然是资本为王,资本方爱听美好而独立的故事,这些故事最好还是完美无瑕且可以流芳万古的,但更重要的是,这些故事得能够卖钱。

由于资本的逻辑和餐饮的逻辑不同,当然在资本的视角,无法上市那必然是企业的问题(这是无法否认的,进了谁家的门,就得按谁家的规则)。

对于一家发展中的餐饮企业,资本真的有那么重要么?

资本市场的动向从来不是用经验可见的,疫情之后也几乎改变了创业者对于资本的看法,有些企业此前说绝对不融资、不上市,疫情后也主动寻求融资并做好了上市的计划。

疫情的难关不好过,资本这一关同样难走,绝路险境往往意味着关系的沦丧,在餐饮行业也有不少经营者对资本持负面的态度,餐饮人和资本家玩掰了的实际案例也不少,更重要的是,在疫情之后,很多餐饮企业连资本的面都见不到,更别说一些大品牌多次招股书失效了,可见资本这条船确实不好上。

对于一家发展中的餐饮企业,资本真的那么重要么?以成功上市的海底捞为例,2021年海底捞总收入411.12亿(同比增长43.68%,有开新店的原因),营收增长了,但净利润却是负的41.63亿(同比下降1446.13%)。然而这不是海底捞一家的情况,海伦司2021年财报也是类似的情况:总收入同比是正的,但净利润同比都是负的。

这就是资本的作用,在企业亏损的时候,有资本的助力,企业可以度过一些大的资本危机,但我们不能忽略了这种助力同样是一把双刃剑,资本逐利,资本确实没有讲道德和感情的必要,如果一家上市企业被评为“潜力不足”,这家企业的股票就会被抛售,严重到甚至退市。

奈雪的茶于2021年6月30日上市,上市发行价为19.8港元,之后破发又腰斩,目前股价徘徊在4-6港元,总市值也从近300亿港元跌到了95.56亿港元(此前玩虚拟股票还被点名了)。

关于餐饮上市股,我们查询了奈雪的茶、海底捞、海伦司、呷哺呷哺、百胜中国,它们的股价均低于一年前,从这些股价走势来看,我们可以得出一些“规律”,想要靠上市来度过发展危机,基本是没门的。

在上市之前不盈利,上市之后的股价表现也基本不理想,而如果上市之前的资金来源就出了问题,上市之后也是难以解决问题的。即使单以奈雪的茶为例,也可见哪怕是资本看中的企业,上市之后也难以力挽狂澜。

我们再来思考,对于一家发展中的餐饮企业,资本真的那么重要么?有评论指出,你是一家好企业,如果没有大的野心,你当然可以不需要资本,但如果你的企业有问题,资本也救不了你,你强的时候,资本会成为你的青云风,你弱的时候,资本也会“釜底抽薪”。

没有道德,资本是坏东西么?

资本当然有道德,比如说慈善,不过慈善不是资本的主流,此处就不讨论资本圈的慈善。

不过即便资本极其功利,这也是说得过去的,因为资本的本质也是人性的贪婪,掉一把铁斧头到河里,通过技巧获得金银斧头,这样的利益交换基本人人都想要。

从本质来看,资本要的并不是“好的企业”,而是“赚钱的企业”(不谈又好又赚钱这样的问题),再细分下去无非就是赚短期的钱还是赚长期的钱,短期资本讲究及时抽身,比如有些资本在企业上市即抛售(部分有协定制约,不同身份的持股人必须在上市多久才能卖出,如果没有协定,则……),在短期以外,长期的资本是投资大家玩的事儿,但资本大家总是极其少数。

在资本家队列,通常是短期资本“不讲武德”的案例更多(因为基数更大),大众评判的资本不道德通常就是评判短期资本,而短期资本有很多表现形式,比如运营方每1-2年策划一个网红短期品牌来放加盟,通过加盟费等来快闪盈利,赚钱就闪,这是餐饮业最为常见的短期资本案例。

在短期快闪资本更大的盘子里,典型的案例是“预制菜”(疫情推动),预制菜需要花钱,所以预制菜和资本的关系自然颇为密切,各行各业(如调味品企业、火腿肠企业、罐头鱼企业、海产品企业等)都想在预制菜赛道上分一杯羹。自己卖这个,靠这个赚钱,企业自然会认为它有未来,疫情之后,整个食品经济几乎陷入了预制菜的大疯狂。

典型的案例是趣店,互联网是有记忆的,该企业从校园贷转战预制菜,背后的套路还是类似的,消费者1分钱抢酸菜鱼,还可以有苹果手机抽奖,然而趣店认为自己在预制菜行业真正的“福利”是支持10万用户创业(开预制菜门店)。

趣店计划两年内开20万家预制菜门店,而为了支持这个疯狂的资本计划,趣店还为创业伙伴提供一年免息贷款(和趣店拿货,找趣店贷款,货赚钱,钱也赚钱,又有流水又有贷款利息)。

有评论指出,这哪里是在卖预制菜,这是拿预制菜开刀来推广自己的“新校园贷”,或者叫“预制菜贷”,此举不仅招来了预制菜企业的反感,就连合作的明星也因舆论纷纷与趣店划清界限。

看来在预制菜的全民大狂欢,加上趣店的入局,资本背负的骂名就更深刻了。

结语

我们需要回到根源来谈问题,资本(家)想要正循环,这是没有问题的,它如同人呼吸一样自然,但是,资本是没有自由意志的,资本的权力掌握在人(资本家)手里,资本家可以拿资本做好事儿,也可以拿资本做坏事儿,道德其实不是资本决定,而是资本家决定的。

所以,我们不要对资本有偏见,我们应该审视资本家而不是资本(审视资本来源这同样属于资本家的范畴),再者,资本有没有道德,这个问题同样应该问资本家而不是资本。

在预制菜这个生意上,虽然它确实有优点也有缺点,但同样的,我们也不能因为些许缺陷就把预制菜贬得一无是处,即使趣店和诸多非餐饮玩家退出预制菜市场,其结果不会太坏也不会太好,更多玩家入局只是起到催化的作用、根本改变不了大的趋势,对于预制菜这个角色,就像人造肉一样,我们要给它时间。

进一步来谈预制菜,我们筷玩思维也不认同预制菜会取代厨师的观点,预制菜和厨师本就是不同的行业(不可与火车和马车这样的单一简单关系混为一谈),我们要看消息来源,如果是既得利益方,或者他就是做预制菜的,这些人说的话当然是偏向自己的,利益决定了立场,也让话语失去了价值。之所以预制菜的资本如此疯狂、热度如此之高,或许资本方是将它当成疫情餐饮痛点之下的解决方案了,甚至也可以说,疫情不止,预制菜风头不死。

我们认为,预制菜产业越发达,优质厨师的资源就越稀缺和越昂贵,某种程度上,预制菜也会推动厨师群体和餐饮业发展,但要谈预制菜对于中国厨师和中国餐饮的决定程度,并不是预制菜不够资格,只是中餐的深度和广度不是某一个东西能解决的,预制菜不会是中餐的瓶颈,更不会是中餐的唯一瓶颈,这或许也是中西餐饮存有的巨大结构及内涵差异(不是内核差异而是内涵差异)。

再来谈上市这个事儿,上市失败或者上市后破发,这可能不是企业不行,也可能是疫情对餐饮经营的影响、资本方耐心受疫情持续干扰,很多一眼看到底的事儿,深层原因也可能是复杂的(还须知疫情不是唯一因素)。

有餐饮人指出,遇到疫情引发的一系列问题,大企业还能通过上市寻求出路,但小企业既无法上市,也难以融到资本,疫情当下,大小企业都很难。

在最后,我们回到资本大败退这个事儿,资本真的大败退了吗?我们以7月18日到22日一周的交易来看,两市(上交所、深交所)数据如下:18日增加51.5亿元;19日增加29.18亿元;20日增加18.1亿元;21日减少4.81亿元;22日减少30.63亿元(第三方统计)。

或者一周的数据并不能说明什么,我们把时间拉长,在过去的整个7月,36氪关于两市融资快讯的两类标题:“融资客活跃度下降”和“融资客活跃度上升”,其对比是6:2(6降2升)。

数据长度和广度不足,虽然可能也说明不了什么大问题,然而疫情之下经济不明朗确实已是定局,但要谈资本的大败退,这个话题就过于宏大且沉重了。至于资本在近期到底是不是大败退,可能资本家和企业家都不是决定因素,真正起到大影响的,很有可能是疫情的持续与严峻程度。

 

本文转载自筷玩思维,作者:李春婷 

  • 收藏

写评论

0 条评论

    这里空空如也,期待你的发声

相关推荐

筷玩思维

637

文章

1795532

阅读量

筷玩思维致力于成为餐饮上中下游产业链从业者启迪思维的入口级媒体,运营仅3个月便获得多家产业资本数百万的天使轮融资,整体估值近亿。交流请加微信:15650737218。

最新文章

联系人:黄小姐

联系电话:13611418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