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号餐饮产业媒体
投稿

餐饮品牌争相搞起了投资,餐饮人做投资或成行业新风向?

筷玩思维 · 2022-04-08 11:12:35 来源:红餐网

在当今社会,经济建设是社会基础建设之一,经济基础与社会基础有一定的关联因果关系。在社会基础的角度,食物的经济化是其中不可缺失的核心范畴。具体看来,食物经济化涵盖了食物的需求、流通及交易,所谓的经济化则离不开诸多交易的总和及呈现。

经济是一种市场等价交换(时间性和需求性的心理等价、认知等价等),也是通过流通来使得商品价值发展的可衡量指标,消费和投资是其中的主要内容,有了消费的需求,再对应相关的资本投资,经济循环和流动就开始了。

经济循环以持续的消费和持续的投资为轴、动力,在食品经济化范畴下,餐饮业的投资及消费是一个核心的研究对象。其辩证关系并不复杂,更多的优质项目吸引了投资,继而带动了高质量的消费,整个经济领域则可能进入良币驱逐劣币的前景。然而,“优质的投资”如何评估?它确定能促生这样的未来么?

图片来源:摄图网

“餐饮投资餐饮”成了餐饮投资的新势力?

餐饮消费是一种需求满足的对应方式,而投资则是在寻找需求满足的优质解决方案且可以让被投企业得到发展的加速器。

据筷玩思维了解,餐饮业的资本投资在近几十年发生了数次变革,在80年代到2010年之前,餐饮业的投资更多属于自有资本和熟人资本类型,比如从资金富足的亲人、朋友、长辈等信任关系处拿到的资金,包括入股、联合创业或者纯粹借款、注资关系。

到了2013年左右,黄太吉、雕爷牛腩、西少爷等新品牌成了第三方资本关注的对象,但随后多数资本宠儿并未能取得预期的成绩,数年后,前期的“投资失利”反而是让外界资本/陌生资本进场速度慢了下来。

在2020年之后,第三方资本再一次进入了餐饮业,资本对于餐饮的接触面从此前更关注“0-1”的品牌扩大到同样关注“1-10、10-100”的发展中及成熟品牌。

在2021年上半年,我们确实看到了资本热的景象,第三方资本大步迈入餐饮业,这甚至让我们有了新资本周期的感觉,而在去年下半年,业内又呈现了一个新的动向:餐饮投资机构与第三方资本机构共同(包括独立或联合)对餐饮业发起了投资。

第三方资本我们且不谈,在去年下半年,我们可以看到由餐饮品牌对餐饮品牌的投资项目有了集中化的趋势。以喜茶为例,喜茶在去年下半年有了6笔投资,此外,茶颜悦色和蜜雪冰城等都同样对“同行”发起了投资。

我们且将这些融入了餐饮品牌的资本做个分类:

1)、纯餐饮资本:喜茶、茶颜悦色、蜜雪冰城、豪客来、喜家德、西贝、绝味、九毛九、大龙燚。

2)、混合资本(绝味和绝味网聚资本联合第三方资本形成的投资阵营):①绝味系+饿了么成立的绝了基金;②绝味系+番茄资本成立的番茄(叁号、肆号)基金;③绝味系联合伍壹柒资本成立的重熙累盛基金+肆壹伍基金+金箍棒基金;④周黑鸭旗下资本联合IDG。

餐饮投资餐饮,其逻辑和第三方资本并不相同

以喜茶投资的王柠为例,它仅仅是做了股东变更、控制人变更、受益股份变更,在企查查工商融资一栏则显示空白,关于本次融资,该品牌也没有做大规模的信息宣发。对于预调酒品牌“WAT”,喜茶通过100%持股的密西西餐饮对其进行投资,在王柠这个案子,喜茶则是通过喜小茶香港100%持股的凿空饮料来持股。再比如大龙燚投资的集渔也是同样的逻辑,集渔工商融资处并无信息,仅仅是股东列表多了大龙燚的人员而已。

餐饮品牌投资餐饮品牌是同行发展逻辑,我给你钱,你好好干就行了;第三方资本投资餐饮品牌则更多偏向于聚光灯偏好逻辑,对于拿到第三方资本融资的品牌,它们则更多会向业内宣发,同时做工商变更和融资登记,再者,对于第三方资本投资的品牌大多会有一个“投后估值”的标注,以吸引其它资本持续进场,继而加固资本阵营再冲击上市。

餐饮品牌做投资更多的是看中那些得到市场验证的品牌,比如喜茶投资SeeSaw(咖啡)、西贝投资小女当家、茶颜悦色投资果呀呀,餐饮人更相信存活率,这与资本在2014年投资西少爷、黄太吉这类后起之秀的逻辑截然不同,餐饮品牌的投资偏好大多是选中在市场发展多年的品牌。

此外,与第三方资本对餐饮品牌的催化与催熟、低买高卖、加速上市逻辑不同,餐饮品牌投资同行的逻辑更多元。

西贝投资小女当家是让小女当家来完成自己的现炒梦,这是一种品牌能力的互补与发展。

大龙燚投资集渔,这是两个火锅细分品类的一次联合,为自己排除一类对手,让自己的篮子多了一些“鸡蛋”(大龙燚还投资了椒龙爷·麻辣烫冒菜、独门驿烤肉)。

茶颜悦色投资的果呀呀则是选择了同属于鲜果茶品类、同走文化路径的同类品牌,这是对自己的自信,也是对同类的惺惺相惜,包括蜜雪冰城投资的汇茶也是与蜜雪冰城有些相近。

豪客来、喜家德、九毛九投资了霸蛮、遇见小面、不怕虎牛腩、狮头牌卤味研究所,这可以认为是快餐对快餐、中餐对中餐的圈子融合;再包括喜茶投资Seesaw(精品咖啡)、王柠(柠檬茶)、YePlant(植物基野生植物饮品)、和気桃桃(水果茶)、WAT(低度预调酒)、野萃山(高端分子果汁),其中都可见品牌生态圈子之间的融合与构建。

在混合资本的投资方面,绝味系资本投资了物流企业、食品冷链企业、食品企业、餐饮原料企业、调味品企业等以及很久以前(烧烤)、和府捞面、犟骨头、霸蛮、廖记棒棒鸡等餐饮品牌,其中生态圈的关联更加系统化。

在上述被投品牌的融资方式上涵盖了入股、战略融资、天使轮融资、发展融资(如A、B、C轮等)、股权融资、未披露融资等,总体看来,发展中的餐饮品牌对于融资较为保守且随意(如不对外披露等),而九毛九、喜茶等融资的宣发则更为正式(如对遇见小面、不怕虎牛腩这类常规的天使轮、A轮等)。

同时餐饮品牌投资餐饮品牌,它们一般是从高往下投,更多是属于因协调关系而生发的战略融资,比如喜茶和蜜雪冰城向同行发起的投资,又比如西贝向小女当家的投资等。

餐饮品牌做投资,专业性不足?

有些资本方对餐饮品牌做投资的事儿不屑一顾,他们认为,“投资是一件很专业的事儿,它并不像买卖股票那样简单,光有钱和资源是不够的”。

图片来源:摄图网

但也有人指出,同为餐饮人,这样的投资关系更加和谐,也更有温度,投资不应该仅仅是把关系变成一份一份的“业绩承诺”(俗称对赌协议)。

如果说业绩承诺如同一条赶驴的鞭子,那么惺惺相惜则是把手递出去的温情,虽然都是一样为被投企业打气,但大多数人显然更喜欢后者。

对于餐饮品牌来说,第三方资本虽然能给钱、给圈子资源、给智脑、给规则,但终究是一个“外人”,餐饮品牌做投资,其创始人同样是餐饮业的从业者、同样在餐饮业赚过钱,所以必然能比第三方资本更“懂”餐饮,也能提供更多餐饮经验和行业远见方面的支持,但问题在于:餐饮品牌做投资比起第三方资本终究还是刚处于起步阶段,餐饮品牌投资要成为一股中坚力量还需要些许年头。

餐饮品牌为什么不发展主业、不发展副牌,而要去投资同行?

以喜茶、奈雪的茶、海底捞、西贝为例,它们在近些年确实发展了不少副牌,但这些副牌无论给多少权重和资源,副牌们始终无法跑出来(或者说还未能跑出来),比如西贝大张旗鼓做的西贝燕麦面、麦香村、酸奶屋、超级肉夹馍、弓长张,这些均已折戟。其一是主品牌发展放缓、热度下滑,其二是行业竞争加剧、红利微薄,其三是副牌需要时间、运气、能力,在诸多因素之下,直接投资以形成协同关系是较为“经济且稳妥”的方法。

在餐饮人更懂餐饮人的基础上,餐饮品牌做投资会更容易形成协同关系,这是餐饮品牌做投资优于第三方资本的一个关键因素。

不可忽略的是,餐饮品牌做投资毕竟才刚起步,其投资思维可能会偏向于经验而非市场投资发展逻辑,在这样的劣势下(更包括限制于主业的劣势,如蜜雪冰城做投资,但自己的品牌经营也需要投资),或许餐饮品牌做投资不仅需要时间来沉淀火候,而与第三方资本做协同、互相借力可能也是一条较为稳妥的出路。

然而餐饮品牌自己做投资和餐饮品牌协同资本做投资,谁的眼光更毒辣,谁对被投品牌的支持更到位,这可能需要多年后才能得到验证。

结语

我们回到投资这个事儿上,筷玩思维本篇文章讲的投资(包括VC、CVC、PV、IPO等)更多指的是“二次投资”。

“一次投资”指的是创业者、创始人对自己的项目先行投入技术、设备等资产和资金(包括PPT路演项目,其中商业模式构建及市场调研也是一种投入),先是有了一次投资,才有了二次投资的进场。

从路径来看,二次投资有充分的自主权,包括是否投资、如何投资、何种方式投资、如何退出、何时退出、何种方式退出、权力及约束等,非常明显,二次投资是对一次投资的筛选得来,唯有优质的一次投资项目才能得到二次投资认可。

对一次投资进行筛选,对之否决或者投资,这是优质经济发展的助动力之一,更是资源对接、资金利用、市场价值加速及提升的一个关键环节,这于市场经济有一定的正向价值。

但投资都是属于先行投资,在利益未到之前需要资本方先做资金支出,在没有“被强迫”的前提下,为什么实业者要做投资呢?

在BAT阵营,百度更多的是在做自己的事儿,对投资的力度不如阿里和腾讯,这最终也反映到了市值上。美团近些年也在持续通过收购扩大自己的商业面,其最新市值远超百度。

PS:当然,我们并没有说百度的股价下滑是因为百度投资力度不够大,投资只是一个仅作参考的小因素而已,但它有时候也可以反映企业对于新项目的态度、不可忽略其中的蝴蝶效应。

在餐饮业,我们看到蜜雪冰城、喜茶、茶颜悦色、奈雪的茶等超级品牌当下就在试水投资,其中喜茶的动作最大;在餐饮品牌和第三方资本的合作层面,绝味走得比较超前,绝味+资本也投资了不少餐饮企业。

再来看周黑鸭,周黑鸭持有新鼎资本一定的股份,该资本投资的是小鹏汽车、威马汽车、民祥医药、中科航星之类的智能硬件、先进制造、人工智能、机器人、教育、医疗等项目企业,包括周黑鸭投资关联的由德投资、由新股权投资(均属于IDG资本机构阵营),其中投资的大部分项目基本是新科技偏多(餐饮零售类项目包括虎头局、爸爸糖、文和友、霸蛮等,但餐饮类比例偏低)。

从绝味、周黑鸭、喜茶、蜜雪冰城等对投资事项的投入,可见以餐饮为主体的投资机构与餐饮联合第三方资本的混合投资机构正成为餐饮投资范畴的新势力,有了巨头们的引路,餐饮品牌做投资这个事儿,未来或将成为餐饮投资的主力。

 

本文转载自筷玩思维,作者: 陈叙杰

  • 收藏

写评论

0 条评论

    这里空空如也,期待你的发声

筷玩思维

638

文章

1818881

阅读量

筷玩思维致力于成为餐饮上中下游产业链从业者启迪思维的入口级媒体,运营仅3个月便获得多家产业资本数百万的天使轮融资,整体估值近亿。交流请加微信:15650737218。

最新文章

联系人:黄小姐

联系电话:13611418201